榴榴杂谈

老鼠烂饭,云南佤族的轻奢食物

榴榴杂谈 2024-07-10 07:28 出处:网络 作者:天魁编辑:@榴榴
在云南临沧佤族的聚集地,当你看到一群佤族人拿着工具在田野山林寻觅着什么时,他们很可能是在捕捉制作一道佤族经典菜肴的食材——老鼠。
佤族把仓鼠、田鼠、松鼠和竹鼠,统称为老鼠,用它们煮出的稀饭叫老鼠烂饭。
老鼠烂饭,称得上是真正的黯然销魂饭。
 

和佤族另一道广为人知的美味鸡肉烂饭不同,老鼠烂饭走的是冷门路线,它只为特别勇敢的外地客人呈现。
佤族人基本上不怎么宣传老鼠烂饭,你在昆明的佤族馆子里找不到它的名字,甚至到了沧源和西盟,也有人会告诉你这道菜早就失传了。
但是当你把脚步迈进更为隐蔽的寨子里,视野将被迅速打开。
 

老鼠烂饭就像是食物的活化石,可以跃上你的舌尖,轻抚你的味蕾,酥麻你的神经,让你瞬间梦回古老的阿瓦山。
制作老鼠烂饭的食材来自阿瓦山的山林野地,有着原始的质感,生猛的后劲,当你擓一勺老鼠烂饭递进嘴巴里时,足以证明你的勇气。要是放在一百年前,可以直接加入部落。
 

老鼠烂饭光从名字上,就让大多数人闻风丧胆,有一股直言不讳的美感。
如果说恐怖电影给人的震慑力是在视觉上,那么老鼠烂饭则是直击心灵。
 

当老鼠烂饭出现在我们的选题视野中时,我就知道暗黑美食的榜单永远没有天花板。
一个有幸吃过老鼠烂饭的朋友,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扯下来丢进消毒柜里。
 

老鼠烂饭,能教会每一个食客敬畏自然。
从制作手法上更能感受到它的恐怖指数基本上已经拉满,被捕获的老鼠,会先进行烤制。在火焰的熏烤下,老鼠露出狰狞的面目,鼠头面目全非,有时又像鸭脖。
熏烤过的老鼠身体通透,多了一层烟熏感,此时再把它整只丢进锅中,加水开火。
在水火的双重拉扯下,老鼠迸发出了迷人醇厚的蛋白质香气。
 

当然这只是老鼠烂饭前序准备工作的一种,有的寨子不喜欢烤制,他们会把新鲜老鼠直接丢进锅中炖煮。
老鼠烂饭的煮制方法就像武林中没有固定套路的功夫技法,全凭烹饪者的感觉,这份随意透露着独具匠心。
 

佤族捕捉老鼠有围堵法、射法、打夹法和手抓法等几种方式,其中围堵法较普遍。
从这些抓捕方法可以看出,要制作一锅老鼠烂饭并不容易,付出的卡路里和得到的卡路里可能不成正比。
山里的老鼠得时刻提防人类,被逮到直接快进到上餐桌。
 

一位佤族首领曾向到访的人类学家透露老鼠烂饭的制作方法。
(1)鲜活肥嫩无病老鼠数只(毛色光亮,活蹦乱跳,肥壮),先用火把毛烧光,再将肚杂去掉,洗净后同大米一道煮食,称为“老鼠稀饭”。
(2)待老鼠煮熟后,用勺将其从稀饭中舀出,切细后拌上盐巴、辣子等佐料即可下稀饭吃。
(3)如果一次捕获的老鼠太多,一时吃不完,就将其挂在火塘上方的炕笆上任火烘干,作为老鼠干巴慢慢地食用。
如果你有机会到佤族寨子里,看到人家里吊着的干货,千万不要随便触碰,那可能是中午招待你的佳肴。
 

 

这是属于云南佤族人的轻奢食物,它不常见,但是有它现身的餐桌,一定是主角。
一位朋友说品尝老鼠烂饭最重要的技能是遗忘,忘了你怎么来到寨子,忘了眼前的食物,在一杯又一杯佤族水酒的催化下,你也将逐渐忘了自己是谁。
“他们与你分享的食物没有科技和狠活的虚伪,只有一颗赤诚的心。”
 

酒过三巡,随着佤族木鼓的叮咚声响起,他们都站了起来,围着餐桌跳起舞来。喝完水酒喝自烤酒,吃完老鼠烂饭,阿佤跟你说喜欢他明天再去山上抓。
时间的感知在山上变得绵长,一天仿佛过了三天。你的戒备和紧张,在这时候全都卸下了。
嘴里咂摸着刚才的老鼠烂饭,老鼠肉和糊状的米饭已经在胃里接受胃酸的洗涤,你感到舒适放松。
 

在佤族人的观念里,老鼠烂饭既是一道菜,又是一道主食,他们没有轻易给这道菜下定义,就像他们对待生活的态度,没有什么是大不了的。
在物资匮乏的时期,你得懂得让自己生存下来,佤族人的生存信条就是活下去。不管是去取敌对势力的首级,还是去追求爱情,抑或是抓捕老鼠来烹制一锅款待族人的美味佳肴,这是他们祖先建立起来的生存体系。
 

充分利用自然资源,向大自然索取食物是佤族千百年来调节饮食结构,改善伙食的重要手段。
坐车离开寨子的时候,汽车在盘山公路逶迤前行,阿瓦山的寨子炊烟袅袅,偶有木鼓声环绕林间,老鼠烂饭好不好吃已经不重要了,透过车窗,仿佛听见了杨臣刚那首熟悉的《老鼠爱大米》在耳边回响。
“我爱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0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