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小说网好看的言情小说 > 仙侠小说 > 神雕之江山美人 > 第八十五④俏妇船头正偷人,十里秦淮一江春【全】

第八十五④俏妇船头正偷人,十里秦淮一江春【全】

推荐阅读:王爷姐夫是狼君绝情刀谱神医狂妃那段被青春宠爱的时光别惹皇后夜笙歌:暴君,妾不承欢!超级成长唐朝笔记酒神(阴阳冕)重生一天才狂女

    三娘早已羞得无地自容,但却也无奈,只得双手往后按在床上,撑持着身躯。( 西陆文学  )眼见唐杰提着龙杆,把个小头在她上研磨,直教三娘又美又痒,让她看得情兴大动。唐杰便是不肯寸进,惹得她心痒难搔,暗里直骂小冤家存心折磨人。

    她终于忍无可忍,抬起腰肢,提臀望着唐杰的龙头顶凑。而唐杰仍是久久不进,只是不住揉磨,立时弄得她花露猛冒,月余无人问津的洞中丝丝作痒,无法抑止,娴静三娘不禁嗔道:“你这冤家真的好坏,若是不想,何苦摸到我房里来来撩拨我。”

    唐杰贴近身来,一手揪住她一座白Ru,五指轻搓慢捏,三娘又是一颤,一股美感自胸前蔓延,又是舒服又是畅美。唐杰微笑道,“慧兰,若是真想,你自己动手啊?”

    三娘虽然矜持,却早给唐杰挑出了万千情火,再无法忍耐这单相思的春闺寂寞了。当下探手握紧龙筋,把套两下,便将浑圆硕大的弹头往里一塞,花缝登时给撑将开来,立时陷进了半个,被她的紧密牢牢含箍住,不由畅美道:“啊……好疼,来吧……我要你的深深的弄我……”

    几番调教,唐杰也不曾听过三娘这般浪声浪语,再也抵受不住,腰臀往前一沉,龙杆竟缓缓没进,三娘只觉那弹头刮着紧道,瘙痒的里面给他寸寸填满,这股被火热肉条徐缓充塞的感觉,更胜那急攻猛闯,让她更能清楚明白享受那胀塞感,真是畅美难言。唐杰的弹头紧抵柔软的红心子,含笑问道,“三娘,这段日子有没想我?”

    美目半张,一脸十分受用的般模样,含情脉脉道:“这几天都想死奴家了。嗯!好美,不用怜惜我,求你尽情弄,用你的大个儿狠一点,快一点,尽量充实奴家……填满奴家……”

    唐杰惊呆。心想,欧阳锋这老头给的双修秘法果真厉害,修炼时日,只消将三娘一经挑起,就如长堤崩塌,一发不可收,确实不能小觑。

    三娘的两只足踝旋即都被唐杰搜抓住,扭动中绣鞋和白袜都被脱下,纤巧光滑的一双玉足随之成为了男人掌中的玩物。不时有粗糙的指节滑过她柔嫩的脚心,让她又痒又舒服。

    也不再怜惜,架起她的那双小白脚,开始提枪猛戳,才数十次狠顶猛耸,已见三娘嘤声百转,娇喘连连,花露不停自粗暴的龙王抽带而出,滑滑滚流。

    三娘被抽得大炽,娇喘不息,长发低垂半遮脸,唇边紧咬着几缕青丝,唐杰看的心动,拂开他的秀发,露出一整张通红的俏脸。白腿间一片狼籍,柔软的茸毛早已湿透,分贴在粉红的贝肉周围,上边粘黏的白汁间还夹着缕缕黑毛,蜿蜒到雪白的上,显得又香艳又荡,动人心魄,

    这东西今日怎地如此勇猛,快要弄死人了……啊……来了,又要来了。三娘在心里也没力气的喊着,小嘴里含着青丝,咿咿呀呀,唐杰只觉穴翕紧如璅,琼浆玉液滚滚而出,便知她真的泄了不能再泄了,但他不加理睬,继续钻刺狠戳。三娘还没来得回气,又被搞得得盻盻昏酥,一双修长白腿在唐杰肩上跌宕起伏,不消片刻,又再畅美入骨髓,迭生。

    这时唐杰性情大作,心怀激荡,稍作抽离,把三娘丰软的身子翻过身来,让她伏在床缘,让她一双玉足踩在自己的脚上。把一个丰臀高高翘起,股间双门微闭,细缝紧合,杂草丛生。唐杰双手攀着纤腰,再次举枪直闯。顿即齐根没尽。

    三娘紧含青丝,秋波紧闭,心中畅快绝顶。大白臀频频不住挺凑相迎。唐杰低头望着宝贝出出入入,大起大落随着动作,只见花唇飞翻,琼浆飞溅,沿着她修长的美腿,一串串滴将下来,煞是迷人。

    又是一轮强猛的急攻,三娘又丢了一回。唐杰看见她菊门鲜嫩绛红,紧小如豆,心里不由大动,便用指头揉按起来。才一点弄,立时见三娘的屁股狂颤,口里呵呵不绝,似乎十分受用,惹得唐杰把心一横,借着杆身上满布浓稠,便抽离前洞,把龙头儿直抵住那后门研磨……

    三娘霎时知唐杰心意,心下不由惊羞,终于低低的喊了一声:”不可……你这么大我那儿这么小怎能进去…“

    “迟早都是我的,芙儿都能弄得,你为何弄不得了?”唐杰咬着三娘的耳垂低笑,三娘知道唐杰不干不快,多说徒然,只得任其而为,放松身体,随觉后院门给那粗壮撑开,接着徐徐深进。幸好她是练武之人,小小苦楚仍能支撑,一杆丈八长矛,终于全根尽入。

    唐杰发觉那进后花园如投火炉,整根长矛被包得丝发难容,畅美非常,当下缓缓律动,徐徐戳刺。三娘闭目忍受,在唐杰温柔的开垦下,羊肠小道,也变成康庄大道,适应过来,阵阵美感也随之而生,女人迷人的呻吟声响,再次从三娘小嘴逸出。抑扬顿挫,**蚀骨。

    三娘渐渐尝到甜头。不住挺高肥臀,腰肢轻摇,低低浪语:”怎的会走后门也这般畅美,啊……太好了,再大力点……“小嘴叫个不停。丰臀柳腰急摆。”…再加把劲,要出来了……“

    唐杰抱着大白翘臀一连几个急攻重抽,即见三娘低鸣一声,细腰丰臀猛地僵住,洪洪花露自她紧道喷泉疾喷而出,弄得地上犹如荒漠渟瀯。唐杰见她已连泄多次,也不敢太过,再也不把守阳关,再急弄数十回合,一股炙热,直往她深处播撒,顿把三娘美得秋波连翻,几欲昏死。

    三娘悠悠醒转。周身恢复几丝气力,抱着压在身上的这个令她甘愿沉沦欲海的青年男子,幽幽道,”小过,我这算不算偷了芙儿侄女的男人?”

    “怎么如此说来?”唐杰把玩着夫人的一对白Ru,“真要算起来,芙儿也应该叫你姐姐的。”三娘娇羞的笑了笑,想了想,手忙脚乱地取过一条汗巾儿设法吸干床单,所幸及时,痕迹甚浅。

    “你快些回去吧,免得让人看见。到了临安,我会一直跟着莫三公子。你什么时候记得我了,就来找我。”云收雨散,两人匆匆整理一番,幸得无人撞见。唐杰见三娘擦拭过的汗巾上有丝丝浓稠,又甜言蜜语了一番,方才某抽了三娘的仓房,摸回了自家房内。

    江上行船,顺风顺水,十余日便行至扬州。这一日,唐杰站在院子里用青盐、瓜瓤刷着牙,呵了口气儿,嘴里还有些酒味儿,脑袋也有点儿醺醺然的。自那一晚偷偷摸摸摸进了三娘房内,风流快活,后来李莫愁就好像有了警觉,看得很死,唐杰一直没有机会。

    昨晚郭芙没让他喝药酒,只是从合肥小县城里小酒铺买的自酿高梁烧,所以他多喝了几杯。这扬州本就是繁华之所,南宋淮南东路重镇。只不过,金国南侵不断,扬州反倒成了边关。现任淮西制置使赵范,本就是唐杰老师赵奎的本家兄弟,既然到了扬州,自然又去拜会一下。

    十里秦淮,二十四桥,都是扬州城的名胜风景,大船驶进秦淮河后,走邢沟,沿着京杭大运河南下,一路几日便可到临安。

    这秦淮河,就是大运河的一段,河上花船穿梭,名妓如云,唐杰英俊、莫三多金,自然是名妓眼中难得的恩客(的雅称)。三两声琵琶轻拨,一杏衣名妓的声音已随着声声琵琶而起,既而张若虚这首孤篇横绝的《春江花月夜》便随着悠悠江风流布开去。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

    “这些出来卖骚的女人,就会对男人唱歌。三婶,她们唱的啥?”

    晚上,芙儿帮着三娘打下手,把野菜蘸了,又炖了只母鸡,本想请莫三两口子过来一起吃顿饭。就见唐杰跟莫三两个,对着花船里的歌妓评头论足,也不知两人聊些什么,反正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我哪懂这个。也就你家男看V请到人懂一些,我看莫三公子都是瞎掰的。”三娘抿着嘴笑道。说到弹琵琶唱曲,她们三个女侠都是不懂得。还好马香兰知道一些。

    “这歌妓无论是歌声还是伴奏的琵琶技巧都算上乘,时下正是春日,但眼前的江、花、月、夜都与张若虚笔下的美景一般无二,也算应了个景。”

    “嫂子倒是好见识。”唐杰笑着赞了一声,听了三两句之后,注目着夜晚江景的唐成就全然沉浸到了杏衣歌妓的琵琶与歌声之中。

    “比起叔叔来,奴家可差远了。”马香兰给唐杰称赞一句,红云上脸,眼波流媚,往唐杰身上飘,那感觉,跟勾引小叔子的千古妇潘金莲似的。

    PS千古妇动,订阅推荐全拿来。

    :()

本文网址:https://ssaz.top/xs/2/2911/54426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ssaz.top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