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56-159完结

推荐阅读:星际屠夫比蒙传奇神雕之江山美人黑道学生4病魔缠身网游之传奇神话异界血神花花门生天赋修真者龙使我的超级异能

    第一百五十六章 泰山之巅

    泰山自登山盘路的起始点一天门经中天门至南天门。全长十一哩,全部为盘路。共有六千二百九十级台阶。沿途风景深幽,峰回路转,古木怪石鳞次栉比,从一天门、孔子登临外、红门、万仙楼、斗母、经石峪、壶天阁、中天门、云步桥、五松亭、对松山、升仙坊、十八盘,最後一直到达泰山之巅。

    十一月初八,清晨。

    泰山突然下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雪。

    纷纷扬扬的白雪将泰山点缀如同琼妆素里的世界,更加增添了泰山的威严。

    凌浩天和剑神谢晓峰率领着武林正派人士正一步步的往泰山之巅而去。

    他们每踏出一步,就彷佛距离上天近一步。

    沿路之上,他们竟然没有遇上一个神鹰堡弟子,甚至一个登山者都没有。除了脚踏白雪的声响,整个泰山只听到风雪的声音。

    凌浩天喜欢这样的感觉,彷佛自己溶进了这洁白无暇的世界,没有了尘世的纷扰,看不到江湖的血腥仇杀,有的只是洁白祥和的宁静世界。

    当凌浩天与剑神谢晓峰踏上六千二百八十八级台阶的时候,泰山的顶峰上传来一声响亮的传报声:“剑神谢晓峰来了──”

    时已近午时。

    剑神谢晓峰出现,令神鹰堡的人既机动又担心,激动是因为自己将有幸成为这场注定被武林载入史册,千古传诵经典一战的见证人;同时又害怕莫忠姥姥一旦失利,自己命运该何去何从?

    可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走在剑神谢晓峰前面的,竟然是凌浩天。

    广阔的泰山之巅,一早聚集了神鹰堡及其联盟帮派的英千余之众,还有被俘虏的几百正派掌门及长老。

    “凌浩天──!”

    当凌浩天作为正派人士第一个踏上泰山之巅,所有认识他的人都忍不住惊呼了起来。

    对於凌浩天的突然出现,很多人认为是一个奇迹,因为在他们心哩,凌浩天一早跟随天下第一贼丁光中坠入万丈深渊丧命了。

    最激动的人是郭筠怡,她挺着七个月大的肚子,鼎力在泰山的风雪之中,当看见凌浩天出现的时候,她无法压仰自己的心情,从人群飞奔而出,扑向凌浩天的怀抱。

    一旁的郭天霸正要阻止,郭筠怡却已经飞奔至三丈之外。郭天霸说是快,一个纵身,就要挡住郭筠怡的去路。

    “妹子,你给我回来!”他话未说完,脚也没有落地。只听凌浩天的身後传来一阵大喝:“给我滚回去!”

    “铿!”一声清脆的剑鸣,随着剑鸣声,一道美丽的弧线划过长空,向郭天霸直奔而来。

    剑由心发,如长虹贯日一般直奔郭天霸。

    郭天霸一惊,当即躲闪,并往使剑的人望去。

    剑神谢晓峰。

    剑神谢晓丰正拔剑直刺他郭天霸而来。

    剑光闪动,卷起地上的雪,向着郭天霸飘去。

    郭天霸心里一惊,眼看剑光如银弧一样划向自己而来,当即飞纵闪开。

    郭天霸闪开了,但是一旁的人,无不感受到剑神谢晓峰那寒光逼人的剑势。

    犀利。

    绝妙。

    锐气。

    逼人。

    郭天霸一闪开,郭筠怡就没有阻拦的扑向了凌浩天的怀抱。

    “相公,你还活着!!”郭筠怡喜极而泣的道。

    凌浩天微笑道:“阎王说我这辈子欠你们的情太多,所以要把我留在尘世还债。”

    郭筠怡擦拭眼中的泪水,会心的一笑,道:“知道就好。”

    凌浩天心中一阵感动,温柔的道:“筠怡,这些日子苦了你。”

    “不,我不苦。”郭筠怡紧紧的依偎在情郎的怀中,小鸟依人般的甜蜜。

    这时白君岚也迎了上来,拉住郭筠怡的手,看着她的肚子道:“筠怡,你就快当妈妈的人了,怎麽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让人看了笑话。”

    郭筠怡看着白君岚,喜上心头,娇嗔的道:“君岚,你就知道欺负人家。”

    一旁的南诗诗道:“谁叫她是我们的大姐呢?”

    郭筠怡一看,道:“你们是──”

    白君岚道:“还用说吗?这些自然都是你我的姐妹,我们相公要还债的主子。”

    “妹子,你还知道羞耻吗?”郭天霸在一旁大喝道。

    凌浩天安抚了一下郭筠怡,示意白君岚她们看护好她,站出来道:“郭天霸,今天你休得张狂。”

    郭天霸冷冷一笑,道:“凌浩天,你口气不小,看看这边。”

    凌浩天转头望去,只见自己的父母还有其它的掌门都被束绑跪在地上,就向被等候处斩的囚犯。

    “凌儿──”林淑贞一声关切的呼喊,让凌浩天心里酸楚万分,为人儿子,却眼看自己的父母受苦受难,自己无计可施,这是何等的罪过。

    “师妹,你不样让我们的儿子为我们牵挂,更不能在郭天霸这个魔头面前显示出软弱。”凌震乐对林淑贞说道。

    凌浩天看着心里一阵痛楚,满腔的愤怒激奋而出,道:“郭天霸,你无耻──”说着,就要上前动手。

    “凌儿,不要!”林淑贞生怕自己儿子猛撞坏事,不由担心的呼喊着。

    郭天霸一阵冷笑道:“怎麽?想杀我?只怕你不够资格。”

    “是你不配让凌少侠出手!”剑神谢晓峰淡淡的说了一句。

    现场所有的人俱是一惊,剑神谢晓峰在武林上拥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威,郭天霸都是他的手下败将,他的话无疑是份量最重的。

    郭天霸气愤的道:“谢晓峰,你不要得意!你我的胜负还在後头呢。”

    剑神谢晓峰缓缓道:“我从来不曾得意,我谢晓峰不是逞口舌之争的人。不服输,就出手吧!”

    杀气。

    威严。

    寒光。

    透心。

    谢晓峰全身充满了战斗的力量,他就像一把随时准备出鞘的宝剑。

    不出则已,一出必定溅血飞舞。

    如此王者霸气,正式郭天霸现在最缺乏的。

    自信源于底器和实力,神剑山庄一战,谢晓峰对郭天霸完全占据了心里上的优势,对郭天霸而言,那就是一场无尽的噩梦。

    郭天霸在犹豫,他心里没有底。

    他在等──

    突然,一阵号角声传入响彻泰山绝顶,一队全身黄甲的神鹰堡弟子,缓缓走来,後面是一个四人抬的大轿,轿边滚金,甚为惹人注目,正往泰山玉皇顶而来。

    “圣祖师母架到!”神鹰堡的传令弟子喊声同样的响彻云天。

    “莫忠姥姥来了!”所有的人心里都惊呼起来。

    大雪停住,阳光微微展现。

    莫忠姥姥的队伍来到了场地的中央,排场十足,当整队人马停了下来。

    众人眼前一花,一个矫健的老太婆从轿子出来,神奕奕,闪烁着逼人的威严与寒光,卓立在郭天霸之前。

    四周传来“噗”、“噗”之声,原来在现场所有的神鹰堡弟子,全体俯卧在地,对他们来说,莫忠姥姥并不是一个人,而是神。

    莫忠姥姥尽管年过花甲,却依旧肤色白皙,乍看有如一尊水晶雕成的神像,超越了世上众生的美态,由此可判断她年轻时候必是绝世每人,风姿卓越;一对眼睛带着深湖水般的蓝色,像是黑夜里的两粒宝玉,不闪时,似乎全无生命,闪动时,光四,胜过天上最亮的星星。鼻梁高挺,嘴唇角分明,显示出过人的坚毅和决断。

    黑衣白肤,对比强烈。

    莫忠姥姥整个人充满了一种魔异的魅力,使人心胆俱寒。

    凌浩天和剑神谢晓峰同时生出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虽然莫忠姥姥站在他们身前六尺之地,他们却完全感觉不到她的存在。

    这即是说,假设他们现在闭上眼睛,会彻底地不知道莫忠姥姥正在自己的身旁……

    谢晓峰一阵心悸,要知他们这等级数的高手,已培养出一种接近第六感的触觉,尽管毫无痕迹,但只须有人接近,心灵即现警兆。

    这一套完全不能用在莫忠姥姥的身上。

    凌浩天闭上了眼睛,尽管他感受不到莫忠姥姥的气息,但是他整个人浑身发出阳刚的正气,令他周围的人不断去抗拒和惊怕,不断提醒你他的存在。

    莫忠姥姥以静制动,凌浩天却以动制静。

    从莫忠姥姥到达天街的那一刻,凌浩天就与她交锋上了。

    此时,一把利如刀刃的声音道:“剑神谢晓峰,果然了得。”莫忠姥姥淡淡的说着,“不过你凌浩天却更是让我惊喜,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实力,难得,实在难得。”

    莫忠姥姥一开口,竟然连连称赞剑神谢晓峰与凌浩天二人,令众人一阵迷糊。

    凌浩天却是公静的向莫忠姥姥施礼,平静的道:“请!”

    “今天是你要挑战我!”莫忠姥姥微微一惊,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莫忠姥姥此话一出,不但郭天霸及神鹰堡的弟子们大吃一惊,就是跟随剑神谢晓峰而来的那帮武林人士也惊讶不已,而被俘虏的那些人更不必说了,凌震岳夫妇那双大眼分明告诉是人那是可能的事实。

    凌浩天没有答话,却坚定的点点头,昂首仰望。

    可是当剑神谢晓峰缓缓退後,场地当中只留莫忠姥姥与凌浩天居中的时候,所有人都明白这意味着什麽?

    决战的号角却在这无声无息的举动中吹响了。

    此时,凌浩天与莫忠姥姥心有灵犀一般同时飞离天街,跃上了泰山之巅的玉皇顶。万众期待的剑神谢晓峰对垒莫忠姥姥之战,瞬间转换成凌浩天对垒莫忠姥姥。群雄俱惊,但是凌浩天却是信心十足,彷佛天地尽在掌握。

    玉皇顶。

    泰山主峰之巅,因峰顶有玉皇庙而得名。

    据说当年玉皇大帝就是从此处登天化羽,当上了这天地人三界至高无上的统治者,“极顶石”就是当年玉皇大帝飞天时脚踏的最後一块尘土。那是泰山距离九天最近的地方,登上可听到神仙的私私话语。历代帝王登封泰山时都会在此设坛祭天,以告天下神仙,地下仙祖。

    群山之祖,五岳之宗,天地之神,神灵之府,尽在泰山之巅。

    第一百五十七章 会当凌绝顶

    剑心小筑。

    十一月初八,晨曦。

    雪後初晴。

    岳琳岚躺在自己床上,突然觉得肚子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直透心底,麻痛全身,她忍不住的一声喊叫:“疼死我了!”

    一旁的侍女听见了岳琳岚的喊声,不由急忙上前问道:“夫人,你怎麽了?”

    岳琳岚强忍着疼痛,吃力的道:“我肚子好痛!可能是要生了。”

    “啊!”那侍女一惊,顿时有点不知所错的愣在当场。

    岳琳岚急了,豆大的汗珠从额上流出,她几乎喘不过气了,吩咐道:“快,快去叫何仙姑。”

    “奴婢这就去!”那侍女这才醒悟过来,连忙跑出房中。

    不久,何琳梅就跑了进来,跟随她一起的还有南茹婷、李茵茵、何月诗、温秋琴、宋紫盈诸女一起来到了岳琳岚的房中。

    何琳梅替岳琳岚号脉,道:“快,准备热水,把我的医箱拿来!琳岚快要临盆了。”

    “啊!要生了。”众女又惊又喜的惊讶叫着。

    岳琳岚强忍着痛楚问道:“浩天他们离开有多少天了?”

    何月诗道:“师姐,不多不少,正好二十天。”

    岳琳岚缓缓道:“那今天就是十一月初八。”

    何月诗点点头。

    岳琳岚微微的闭上双眼,道:“这真是天意,这孩子怎麽就选择这个时候出生呢?”

    众女都明白岳琳岚的话,十一月初八,泰山之巅,她们的夫君凌浩天正与神鹰堡的莫忠姥姥进行关乎武林存亡,关乎她们一生幸福的命运决战。

    泰山那边,现在是怎麽样的情形,牵挂着她们跳动的心灵,她们日夜牵挂,心中只有一个愿望,希望凌浩天能平安归来。

    何琳梅却焦急的道:“你们别想其他的,快帮我忙!孩子要出生了。”

    这时,众人才从泰山的思绪醒来。

    不管泰山那边发生什麽样的事情,她们都不可能去改变了。现在,一个新的生命准备降临这尘世,这是凌浩天生命另外的延续。

    凌浩天或许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第一个孩子会在他与莫忠姥姥激战的时刻来到了这纷纷扰扰的尘世。

    良久。

    “哇──”一声清脆的婴儿啼哭!

    生命如此美好!

    以致于它带来的每一声叫喊都那样的清脆震撼。

    ……

    泰山之巅。

    玉皇顶上仅有莫忠姥姥与凌浩天二人对垒。

    雪停初晴的阳光照在人的身上,显得分外的刺眼明亮。

    莫忠姥姥抬头望天道:“阳光普照,今天真是一个好日子。”

    莫忠姥姥透明如白玉的脸庞上,发出一片光辉。

    凌浩天微笑道:“我宁愿相信今後都不会再有这样的日子。”

    莫忠姥姥缓缓望向整条如同鬼域的天街,眼中惊芒暴,柔声道:“今天这里只有一个胜者!”

    “江湖的规矩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凌浩天仰首苍天,显得极为潇洒飘逸。

    就在这时,羊角声起,刚好是午时了。

    在这决斗前的一刹那,一种至静至极的灵觉从凌浩天的脑海深处升了上来,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安静和快乐。

    鼎立在这泰山之巅,凌浩天清楚的听到了自己的呼吸声、心跳声、血脉流动的声音、还有从九天之外传来的天之籁。

    灵台清明晶透,四周环境内每一个声音,由呼吸的风声,以至微不可闻虫蚁爬行的响声,他均在同一时间内感到和听到。

    通常一般人的感觉,一时间内只可集中在一个目标上。就好像我们集中神去听流水声时,自然忽略了风声,反之亦然。

    像凌浩天这样同一时间内,同时听到种种不同质的声响,已是一种超越平常感官的超感觉。

    凌浩天不止听到声音,同时更感到各种不同类型的生命和他们的活力。

    这一刻,凌浩天接触到一股庞大无匹的神力量。

    这是一种源于天地,超越人体极限的无形力量,力量由心而发,贯穿身体内外,无限蔓延。

    凌浩天此时虽然鼎立不动,像是一个静止的深潭,其实是等候着随时冲天而起、无坚不摧的龙卷风暴,乍看似静止不动,却潜藏了惊人的威力。

    莫忠姥姥开始逐渐接近。

    “铿!”

    擒龙剑出。

    凌浩天手上紧握出鞘的擒龙宝剑,长啸一声,“轰!”然一声震天巨响,剑气划破长空,直奔而出,破空撞墙,带起漫天碎石尘土,击打玉皇顶千年石上,发出一连串的爆破声。

    响声过後,众人只见凌浩天双手齐举起擒龙剑,作三十度倾斜向上,遥指五丈许外的莫忠姥姥。

    莫忠姥姥孤峰耸峙,负手而立。

    两人眼中锋芒毕露,等同神兵宝刃,在虚空中交锋。

    长空突然黑云疾走,地暗天昏。

    刚刚还是雪後初晴的阳光明媚,此时却立即转变。

    变化之快,令在场所有的人都有点无法接受。

    暴风雪即将来临前的狂风,刮起玉皇顶满天尘土,可是鼎立场地当中的凌浩天与莫忠姥姥两人衣衫寂然不动,有如两尊石制的神像。

    凌浩天此时深深感触到,莫忠姥姥此刻比之半年之前的她,更为厉害。他一生之中,从未见过任何人的眼神,及得上莫忠姥姥一半的锐利,惊人的地方,更在于其眼光行如实盾,像一个千斤重,从自己的眼中透入,一下又一下地,重重敲在凌浩天心灵的深处。

    凌浩天突然呼吸不畅,心内惊悸,全身似欲软化。

    一种软弱绝望的感觉蔓延全身,觉得面对的这敌手,是个全无办法击倒的巨人。

    天空一下闷雷,响彻远方的天际。

    凌浩天受自然界的感召,自己便似在宇宙的中心,脑中念头急转,胜还是败,败亦是胜,两者浑成一体,无分彼此。

    剑道即心道,华山思过崖及剑心小筑後山那些存活了几百年的剑痕一幅一幅呈现眼前,霎时间整个人的神,与万化冥合,重归自然,刚才被莫忠姥姥击开那丝心灵空隙,转瞬间缝合无间,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

    莫忠姥姥心下讶异,刚才她施以神转化的力量,令凌浩天心灵深受重压,在其脑海内种下必败的种子。但此时凌浩天却与一股庞大无匹的力量合为一体,竟使自己徒劳无功。

    莫忠姥姥不俱反喜,这样的敌手岂是易求。

    高手寂寞,一生之中,能有几个真正的对手。

    能在有生之年遇上凌浩天这样天才行的武学奇才,她莫忠姥姥比自己丈夫郭震宇不知有幸多少。

    莫忠姥姥道:“今天能与凌少侠一战,真是快哉,快哉!”仰天长笑起来。

    大笑声中,不待凌浩天答话,莫忠姥姥缓缓左转,飞跃,顿时话成了千千万万的身影,将凌浩天围困当中,她的身形如行云流水,没有丝毫阻延和迟滞。

    凌浩天全神灌注。

    莫忠姥姥每一个动作,由转身、飞跃以至大笑、眼神,腰脚肘膊的配合,都不放过。

    只见其动作与动作间,浑然天成,使人毫无可乘之隙。

    凌浩天运集全身功力,本已如箭在弦,伺机而发,可是莫忠姥姥全无破绽,那蓄满的一击,始终不能击出,登时心口一片烦躁,难过之极,大喝一声,猛然吐出一口鲜血。

    莫忠姥姥一招未出,凌浩天便先受伤。

    绝顶之上,绝世高手第一次交手,凌浩天就领略了莫忠姥姥的厉害。

    会当凌绝顶,谈何容易。

    莫忠姥姥此时此刻就是凌浩天跟前一座不可逾越的绝顶巅峰,要想一览众山小,就必须会当凌绝顶。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一览众山小

    凌浩天鲜血吐出,前一松,回复畅顺。

    凌浩天的当务之急,是要找出莫忠姥姥满天身影中的下一步行动。

    凌浩天收摄心神,专心一志,通过心灵感应,搜索莫忠姥姥的踪迹。

    这一专注之下,四周一一十丈方圆内,连虫蚁触地的声音都成为网内的鱼儿,没有一点漏出去。

    却令凌浩天惊讶的是,在莫忠姥姥满天身影下,凌浩天竟然连莫忠姥姥气息都没有感受得到。

    莫忠姥姥就如同形神俱灭一般,再不存在于天地之间。

    真实的情形当然不会是这样。

    这其中只有一个可能,莫忠姥姥在围困自己的同时,闭起了全身毛管,收起全身气,停止了呼吸,心灵和神一同溶进了这无边无际的浩瀚天地,亦到了一个可以躲开凌浩天触感的层次。

    在凌浩天敏锐的感触下,在满天的身影飞舞中,莫忠姥姥的气息居然彻底消失。

    玉皇顶上烈风愈吹愈起劲,漫天尘土飞杨。

    电光不时闪烁天边。

    天地忽明忽暗。

    天穷无尽的天地间,不见一人,似乎只剩下凌浩天和围绕自己的满天鬼魅一样的身形。有着说不出的鬼魅离奇。

    主动之事已失,凌浩天鼎立原地,手上紧握着华山世世代代传承的擒龙剑,和那无尽的等待。

    类似龙吟虎啸的异声,幕地从四周传来,初时细不可闻,仿似遥不可及,霎时间已响彻整个空间,震人耳鼓,盖过了天边的雷鸣,遮掩了呼呼的强风。

    一时天地间只有这尖锐刺耳的异声。

    这时敌人出手的先兆。

    周围十丈内的气流,急速旋转,一股股有如利刃的气锋,在这范围内急速激撞。

    凌浩天若如置身风暴的中心,他不动犹可,一动所有的压力都会集中在他的身上,把他卷进急流的气旋内。

    他已全无退路。

    满天的身影,到底哪一个才是莫忠姥姥的真身?她究竟会在何方出手?

    气旋愈转愈急。

    忽然一股无坚不摧的强大真气,从右侧盖天覆地,以惊人的高速急撞过来。

    凌浩天哪敢迟疑,蓄势已久的一击,侧身全力击出。

    两大绝顶高手,终於短兵相接。

    莫忠姥姥在凌浩天的右方扑至,只见凌浩天手中擒龙剑,有如燕翔空,在窄小的空间内,画出一道美妙自然的弧线,巧妙地转个角度,变成迎面向自己刺来。

    “银河飞渡!”

    擒龙剑如银河煽?,一边刺来,一边变化万方,化成千万剑影闪光,铺天盖地的往莫忠姥姥袭来,剑影随行,相辅相乘,使人无从定下应付之法。

    每一下改变,都令莫忠姥姥本来觉得无懈可击的杀着,突变为破绽百出的失策。

    莫忠姥姥手中柺杖击出,在空中不断改变角度,来应付凌浩天这已得天地韵的一击。

    “寸草生辉!”

    莫忠姥姥竭尽了浑身解数,柺杖端终於击在擒龙剑的剑锋之上。

    凌浩天这一击,抛弃了以前用剑见的执着,变成纯粹据当时当地儿创的即兴之作。演尽天地五行生克之理。

    剑道即心道。

    剑由心生,心生则剑盛。

    凌浩天手中的擒龙剑此刻发挥得是如此的淋漓尽致。

    可是莫忠姥姥也绝非平庸之辈,不但可以封锁住凌浩天完美的每一招攻势,而且还可以趁势反击。

    “砰!”

    杖头击打在擒龙剑的剑锋端上。随即产生出巨大的气旋,气流从玉皇顶向四周蔓延,天街上围观的人,无不感受着那凌厉的剑锋和杖劲。

    无边无际的庞然巨力,如山洪暴发般,从擒龙剑身上转过来,这无可抗拒的力量,撞得凌浩天直向後方倒飞而去。

    “轰!轰!”

    跟着是一连串撞击山石破碎的声音。

    凌浩天的背脊撞在一块巨石之上,整块巨石顿时被凌浩天压碎成无数的碎石飞溅,凌浩天的身子还在後退,直至又轰然一声,再撞上一块巨石,势子才停下来,滑倒地上。

    电光暴闪,天空打下一个惊雷。酝酿已久的大雷暴,刹那间充塞了天地。

    莫忠姥姥凝立凌浩天,欲乘胜追击,结束这一战。

    可是凌浩天向後退飞的同时,手上的擒龙剑,一边退,一边布下一重又一重的气锋,利比兵刃,把整个空间封闭起来,久久不去。

    莫忠姥姥欲进不能,坐失良机。

    昏暗的天空,突然暴风雪袭来!

    天地笼罩在白色的寒冷中。

    莫忠姥姥卓立在风雪之中,雷电交加之下的身影,直如十八层地狱出来的恶魔。

    她要出绝招。

    柺杖挥舞,如巨龙奔腾而出,愤发而出的气势直贯九天之外。

    “金龙问天!”

    整个玉皇顶顿时被一个巨大的光球笼罩,外边的人无法看清里面决斗人的身影。

    金光闪烁的玉皇顶之上,只有轰隆隆的巨响,响彻每一个人的心田。

    莫忠姥姥这一击,堪称夺天地之造化。

    郭天霸率领的神鹰堡弟子和剑神谢晓锋率领的正派武林人士一早退站在三里外的天街之上,凝望着玉皇顶的决战,近卫张开了罗伞,为他们遮雪,雪贴到众人脸上,遇上人体热气,化成雪水缓缓低下。

    白君岚诸女神绷得快要断悬,凌浩天被莫忠姥姥那一重击,简直比打在她们自己身上还要难受。

    谢绮云热泪夺眶而出,道:“爹,相公他──”

    谢晓锋缓缓道:“高手过招,总立决於瞬息之间,像今次那样耗时良久,未尝有也。”面上露出了些许焦虑,这一仗他们输不起的。

    一旁的郭天霸似乎听到谢晓锋的话一般,冷然道:“凌震岳能有此子,也算是不枉人世走这一遭了。”说着,望向一旁的凌震岳夫妇。

    只见凌震岳夫妇神色之中充满了担心焦虑。

    白君岚这时淡淡道:“相公年少得志,作事每每出人意表,令人难以测度。这次也不例外,诸位姐妹不必担心,相公一定会没有事情的。”

    白君岚的话虽然看似平淡,却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的清楚,彷佛就是预着给他们听的一样。

    剑神谢晓锋眼中露出赞许的神色,此刻,凌浩天最需要的就是这样的支持。

    谢晓峰沉声道:“一会不论结果如何,我对付郭天霸,君岚你则带领他们去救人。只要救出被扣押的这些武林泰斗们,就算浩天付出了再大的代价也值。”

    蔡思雅听完谢晓峰的话,眼眶顿时泪水湿润,她回首看了一下,南诗诗、谢绮云、岳琳樱、白如烟诸女无一不是泪流满面。

    好比一场生死抉择。

    郭筠怡这时大声道:“不会的,母亲答应过我,不会伤害凌郎!”

    此话一出,震惊了当场所有的人。

    是时雷电狂作,大雪倾盆,愈趋暴烈。

    相对谢晓峰的稳重,郭天霸则气焰嚣张的大声吩咐续道:“神鹰堡及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弟子们,假如若此战凌浩天不死,你们立即给我扑杀凌浩天。”说道这哩,顿了一顿,仰首望天。

    “郭天吧!你休想!”这时,从泰山石阶传来一阵大喝,接着泰山上所有人都听到:“所有正派弟子及大明的士兵听着,把神鹰保一帮逆匪众全部包围起来!”

    顺声望去,只见温明荣正率领着刚刚从神鹰岛营救出来的万余名正派弟子及皇上亲点的一万兵,将整个泰山之巅包围得水泄不通。

    “温兄,你来了!”谢晓峰惊喜的叫道。

    温明荣上前道:“所有神鹰堡弟子听着,如果你们不想被诛杀九族,就全部放下武器。否则一律按谋推翻大明的判臣逆子论处。”

    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胜利的天平已经牢牢掌握在正义一方,温明荣的援助,让谢晓峰他们完全压倒的占据了上风。

    可是,凌浩天呢?

    玉皇顶在满天飞雪之中,变得模糊不清,数丈外,视线便为豪雪所吞,白茫茫一片。

    在这大雪之中,两大高手,究竟谁胜谁负?

    莫忠姥姥卓立在玉皇顶的正中,全身真气弥漫。

    大雪来到她头上五尺外,便化成水向四周激溅,一滴水也不能沾到她的身上。

    无论在气势上和真气的运行上,莫忠姥姥都已攀上她所能臻达的巅峰。

    这一战,到了胜负立决的阶段。

    “砰”地一声震响,凌浩天划破长空,脚踏的巨石顿时化成了碎石粉末狂飞四溅,带起了满天碎石粉末,直冲上七丈高的天空。

    擒龙剑刺空高举,配合背後交加的雷电光闪,彷若雷神降世。

    莫忠姥姥大惑不解,凌浩天这样凌空扑下,将身子彻底暴露于自己这蓄势的一击下,无疑自杀。

    “玉石俱焚!”

    凌浩天终於祭出了独孤九剑最具杀伤力和破坏力的一招。

    顾名思义,玉石俱焚,就是同归於尽。

    莫忠姥姥第二次领略凌浩天此招。

    谁也不明白,高手过招,凌浩天怎麽可以重蹈覆辙。这好比诸葛亮两次用空城计一般,岂有胜算之理。

    这无疑等於送命。

    莫忠姥姥一阵冷笑,得意的笑。

    时间不再容许莫忠姥姥多想,柺杖触地而立。她身子往前彻俯,两手向内盘曲一抱,一股极强大的气柱,旋转而起,宜向半空中的凌浩天击去。

    这是莫忠姥姥毕生功力所聚,即使武林史上的任何一个宗师复活亲临,也要先避其锋。

    胜负。

    生死。

    存亡。

    都悬于一线之际。

    这时候,莫忠姥姥看到了凌浩天的微笑。

    不是死亡前绝望的微笑,而是源於自信的微笑。

    他死到临头竟然还微笑得出来。

    一刹那,一道眩人眼目的电光,裂破长空,直击在凌浩天高举空中的擒龙剑剑锋之上。

    “会当凌绝顶!”

    剑道即心道。

    剑由心发,心生则剑盛。

    擒龙剑立时通体发亮,万道光芒,绕刃身疾走上高压的电流,在剑身上吱吱乱响。

    凌浩天厉啸一声,手中擒龙剑挟善那道电光,闪电凌空向莫忠姥姥劈下。

    电光烁闪而下,平地一声轰雷,莫忠姥姥被挟带雷电的一剑,劈得离地倒飞十丈开外,又再地上滚出了三丈许的巨哩,速度这才停歇下来。

    玉皇顶中心裂开了一道长两丈深约半尺,令人怵目惊心呈长形的浅坑。

    这一剑的威力确是动地惊天。

    莫忠姥姥一生战无不胜,还是第一次被人击倒地上。

    凌浩天一剑击下,刚碰上莫忠姥姥全力击出的气柱,两股大力相交,凌浩天整个人倒抛上天。

    凌浩天一声厉啸,借势横飞出去。

    一个飞天,一个坠地。

    上天入地之中,就是是谁胜谁负?

    莫忠姥姥缓缓立起,被气劲溶化的雪水尽湿她全身衣衫。

    胜负已分,生死未决。

    天地颤抖,风雪飘扬。

    站在天街观战的天下群雄无不为之动容,一时忘记了彼此对敌交锋。

    郭天霸和谢晓锋远在天街之端,连续听到凌浩天两声厉啸,任他两人何等喜怒不形于色,也禁不住面面相观。

    这时一个身形,在暴雪中的镇远大道出现,笔直朝天街走来。

    剑神谢晓锋目力较胜,首先全身一震。

    紧接着郭天霸也看见,掩饰不住的兴奋全部写在他的脸上。可是兴奋之後,立即被一种难言的痛楚写在脸上,脸色顿时苍白无力。

    温明荣也看见了,跟着一声惊嗬,目瞪口呆。

    以这三人的修养,见到来人,也忍不住大惊失色。众人正不思其解之际,映入他们眼帘的是莫忠姥姥。

    凌浩天完了!

    尽管武林正派的群雄现在可以将郭天霸和神鹰堡一网成擒,可是在这场正义与邪恶的较量之下,凌浩天却输了。

    那就像一块巨石重重压再正派武林每一个人的心口,喘不过气来,更像一个耻辱,永恒的钉在武林史册之上。

    莫忠姥姥走至到天街,她那白如水晶的面庞,变成了雷击後的焦黑。全身衣衫湿透,狼狈非常。

    莫忠姥姥嘴角一牵,露出一抹苦笑。这时人轿迎了上来,莫忠姥姥走到轿前,便欲登轿。

    郭天霸看着母亲的举动,失声喊道:“母亲──”

    莫忠姥姥缓缓的道:“我说过,不论此战胜负如何,结束之後,我都要回去。江湖是非,恩怨情仇,我再也不去理会了。”

    正派的人士正要拦住莫忠姥姥的去路,剑神谢晓峰示意不要阻拦。

    莫忠姥姥坐上了轿,忽又回过头来,向天下武林群雄道:“我输了。”

    “我输了!”

    简单的一句,让天下群雄无不为之动容,惊愕。没有人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可一世的莫忠姥姥竟然承认自己输了。

    就在这个时候,南诗诗的一声大喊:“相公!是相公!你们快看啊。”

    众人都在惊讶于莫忠姥姥的话语之际,听到南诗诗这麽大声一喊,不由得一同仰首朝泰山之巅玉皇顶望去。

    此时雷雪愈下愈大了。

    大雪飞扬,覆盖在泰山绝顶之上,白素的世界里显得那样的圣洁无暇。把威严的泰山打扮得更加的尊贵而霸气,就像如同天下的王者之气聚齐玉皇顶之上,让世人朝拜敬畏。

    当众人的目光落到泰山之巅,玉皇顶的极顶石之上,一副令他们终生难以忘怀的图像展现在他们的视野中。

    凌浩天背负着名震天下的擒龙剑,傲立在玉皇顶的极顶石之上,正仰首凝视这浩瀚无际的天地宇宙,彷佛当年孔子登泰山而小天下,又如当年玉皇大帝飞身化羽成仙而去。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第一百五十九章 武林神话(大结局)

    十二月十五。

    华山。

    正堂大厅之内。

    一派喜庆的气氛,华山上下张灯结彩,红彩遍布华山的每一个角落,在白雪飞扬的世界里,这一片红色显得格外的喜庆和让人鼓舞。

    今天,正是凌浩天与他的十八位妻子正式成婚的日子,十八位妻子分别是白君岚、郭筠怡、蔡思雅、美俏俏、何琳梅、沈奕芯、宋紫盈、南诗诗、谢绮云、温秋琴、岳琳岚、郭云筝、白雪柔、白如烟、岳琳樱、李茵茵、南茹婷、何月诗。

    楚晓芸、陆晓雯、百合、沉雪、香袖五女始终不肯以新娘的身分出现,凌浩天只好由得她们做侍妾。

    回想当日在泰山之巅,凌浩天力战莫忠姥姥,终於战而胜之!当时郭天霸无力回天,竟然想着与扣押的几百正派武林掌门长老同归於尽。无奈他的手下却在最後的关头抛弃了他,全部放下屠刀归降。

    郭天霸不肯接受失败,企图打死凌震岳,却被剑神谢晓峰挡住。

    郭天霸不敌,气急之下走火入魔,落得一个疯癫收场。他毕竟是一代枭雄宗师,谢晓峰和凌浩天对他并没有赶尽杀绝。谢晓峰亲自把疯癫的郭天霸带回剑心小筑,一来为了杜绝神鹰堡死灰复燃,二来也是保护郭天霸,避免他被仇家趁机杀害。

    郭筠怡和郭云筝对此感激不尽。

    武林的一场浩劫就这样平息了下来,凌浩天自然成了最大的功臣救星。南涛自觉脸上无光,自己这个武林盟主当得也实在窝囊,於是把武林盟主一为让出。

    按理说,凌浩天此次功劳最大,但考虑到剑神谢晓峰在武林的声望极高,而且此次平息神鹰堡之乱也立下汗马功劳,於是一致推举他为新任武林盟主。

    不料却被谢晓峰宛然拒绝,剑神谢晓峰说自己喜欢了隐居悠闲的生活,不愿意理会江湖的是非恩怨。於是又把武林盟主之位推给凌浩天,凌浩天正要拒绝,却被谢晓峰硬塞接下。谢晓峰微笑的对凌浩天说:“我说好女婿,我知道你不喜欢当这个什麽武林盟主,也不稀罕,你是跟我一样,只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可是你总不能为了自己的自由让我这个岳父佬受罪吧。事情到了这一步,你就认了吧。”

    凌浩天当时急道:“岳父,这怎麽成,我才多大?”

    谢晓峰微笑道:“你先当着,过一年半载的,就带着妻儿游历江湖去,随後再把武林盟主之为让你父亲代替行使。这样不但是你凌家的荣幸,更是华山的荣幸,为了华山能世代传承,你就委屈这一回吧。”

    就这样,在泰山之巅。凌浩天接受了武林盟主的加冕,成为了武林有史以来最年轻、武学最高的武林盟主,世人尊称他是武林神话。

    凌浩天下了泰山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去芸香谷迎接沈奕芯,同时吩咐众女及剑心小筑的诸女跟随父母一起返回华山,因为他要在天下群雄的面前给他的十八位夫人正名。

    凌浩天,当今天下的武林盟主,剑神谢晓峰、前任武林盟主南涛、昆仑派掌门温明荣的女婿,还是峨嵋、神鹰堡、百花、神刀堂、神医的亲家,天下十大每人,九个尽在其中,那场面何其热闹壮观。

    十二月十五这天赶往华山庆贺的人,将上华山的通道堵塞了整整有十里之长。

    在盛况空前的婚礼下,凌浩天在天下群雄面前,迎娶了自己心爱的妻子。

    而同时,他也已经是三个孩子的父亲,而还有更多的孩子正要降临人世。

    宴席散尽,凌浩天回到房中,只见诸女正翻阅各门各派送来的贺礼。

    白如烟道:“我的老天,这麽多的贺哩,为我们看多久才可以一一看完。”

    南茹婷道:“看看父亲给我们送来什麽礼物?”

    南诗诗道:“是我们南世家的传世之宝玲珑清辉双玉。”

    温秋琴道:“我父亲送来的是昆仑派镇派宝物之一浩然剑。绮云,你父亲送来什麽贺礼?”

    谢绮云打开一看,道:“是我们神剑山庄的剑神谱。”

    众女一惊,道:“剑神谱可是只有剑神历代传人才可以观看的。”

    白君岚微笑道:“这有什麽好大惊小怪的,神剑山庄只有绮云一个传人,现在又嫁给了我们相公,我们相公自然就成了神剑山庄的传人了,也就是剑神传人。”

    白如烟微笑道:“这好比我们百花以後就要易主给相公一样,对吗大姐?”

    沈奕芯微笑道:“何止百花,还有我们芸香谷。”

    何琳梅道:“那神医传人岂不是变成了凌浩天。”

    郭筠怡微笑道:“严格说,神鹰堡也算一个,尽管江湖上不存在了,但是相公依旧还是郭家的女婿。”

    郭云筝道:“不知道峨嵋派给相公和紫盈送来了什麽?”

    宋紫盈羞涩的道:“是峨嵋派师姐妹们赶制的一件被子。”

    岳琳岚高兴道:“我们看看!!”

    岳琳樱也趁机将被子展开,只见大红的被子上,竟然绣着十八双栩栩如生的鸳鸯。

    岳琳樱道:“怎麽这麽多鸳鸯?”

    何月诗道:“我数过了,一共十八双。”

    李茵茵道:“我们姐妹十八人,可是相公只有凌郎一人,峨嵋派的姐妹们为何绣十八双鸳鸯呢?”

    蔡思雅微笑道:“这还不简单吗?她们希望相公对待我们姐妹,每一个都一样的专心用心,一样的爱着我们。”

    美俏俏道:“大家看,上面还绣着字。”

    白君岚念道:“武林天骄,郎才女貌,天作之媒,百年好合。”

    这时,凌浩天正从房外进来。众女一见,欣喜的道:“相公,你回来了。”

    凌浩天微笑道:“有这麽多位娘子等候着我,我能不回来吗?”

    “贫嘴!”众女同声啐声道。

    凌浩天正要开口说话,门外陆晓雯跑进来道:“公子,这是书生剑客吴建皓和夫人赵月蓉刚刚送来的贺礼。”

    凌浩天一愣,道:“他怎麽现在才来?”

    陆晓雯微笑道:“他现在还没有上到华山,因为山上的人实在太多,他无法挤上来,只好托人把礼物送了上来。”

    凌浩天接过礼盒,打开包裹的绸布,只见是一个檀木盒子。

    美俏俏道:“相公,打开看看是什麽礼物?”

    郭云筝微笑道:“我也很好奇,当年他被困神鹰岛的时候,就蛮有脑子的,就是说话酸溜了一点。”

    凌浩天微笑道:“幸好他没有看上你,否则我今天就要少一位夫人了。”

    郭云筝捏起小粉拳,捶打在凌浩天的膛之上,娇嗔道:“去你的,尽说些气人的胡话。”

    凌浩天一阵微笑,打开木盒,只见里面装着的装订美的一本手写本,上书《武林神话──凌浩天传奇》。

    凌浩天和诸女一惊,翻开一看,原来上面记载的是竟是凌浩天逃婚离开华山闯荡江湖直至与莫忠姥姥决战泰山之巅的整个经历故事。

    其中很多细节是吴建皓自己收集的,一份是他目睹凌皓天经历的。吴建皓为了给凌皓天一个惊奇,竟然用一个月的时间,把整本书写了出来。

    凌浩天看着里面记载的点点滴滴,不由回想起与诸女经历过的往事一幕一幕!感叹的道:“这本书就留给我们子孙看吧,让他们永远记住他们祖辈父辈的经历,见证我和十八位娘子的爱情。”更多彩小说:www.hebao.la

    白君岚微笑道:“这倒也是一个很好的主意。”

    凌浩天微笑道:“不过,这个书名得改一下。”

    南诗诗道:“改做什麽呢?”

    凌浩天喃喃道:“武林天骄,郎才女貌,天作之媒,百年好合。岂不是我凌浩天携尽武林天骄、美女,游尽天下名川,江河湖泊。好,就是它了。”

    众女一愣,蔡思雅急着问道:“那应该是什麽?”

    凌浩天微笑的吩咐道:“文房四宝伺候。”

    南诗诗拿来文房四宝,凌浩天在书名落款处提笔挥毫,众女一看,只见五个大字,赫然在目。上书──《携美游江湖》。

    《全书完》

    156-159完结在线阅读  /shu/485/

本文网址:https://ssaz.top/xs/3/3706/33896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ssaz.top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