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都是尿惹的祸

推荐阅读:仙葫修真大明星七曜的元素使爱妃难宠正德五十年天衍之路爹爹你别拽钟馗后裔传之天煞孤星龙翎无怨无仇

    肖天健也神色开始凝重,看了一遍自己周边的这些人,用很低但是却很严肃的口气对他们说道:“我知道你们很紧张,但是事已至此,大家谁都没有退路了,要么咱们拿下庄子,要么就都死在庄子里面,没别的选择!

    所以我要告诉你们,收起你们的良心,咱们今天是来抢劫,谁要是下不了手的话,那么只有死路一条,我问你们一句,你们想活还是想死?”

    这些人相互看了一眼之后,纷纷点头,这话不用问,想死的话他们也不会跟着肖天健干这个事情。

    “想活的话那就按照我说的办,出去之后,你们跟着我,以最快的速度解决外面的人,但是却不能声张,然后到寨墙上,摸黑干掉所有的庄丁,那么接下来这刘家庄就是咱们说了算了!至于那些佃户,只要咱们狠辣一些,谅他们也不敢造次!干完这一票,咱们就不用再为肚皮担心了!”肖天健对他们吩咐道。

    其实下午他们也都没有真都歇着什么事都没干,为了稳妥起见,肖天健仔细观察了刘家庄寨墙上的情况,发现果真庄子里面的庄丁数量很有限,基本上都在一个位置上呆着,他又让熟悉刘家庄地形的冯狗子用树枝在黄土地上画出了简单的刘家庄地形图,让大家基本上都了解里面的地形,以免出去之后,跟没头苍蝇一般的乱撞,眼下可以说准备的已经算是充分了,起码他自己心中基本上已经有了点底。

    众人继续点头答应,估摸了一下时间,此时也已经是两更过一半的时候了,也就大致是后世的晚上十点多左右,在这个致富基本靠抢、治病基本靠躺、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的年代,晚上实在是没有什么娱乐可言,所以大多数人这个时候有老婆的已经搂着老婆娱乐去了,没老婆的也基本上躺下自娱自乐去了,正好是他们可以动手的时候。

    肖天健也不再废话多说,抬腿走上台阶,来到了洞口处,他个头高过常人不少,脑袋可以顶到盖着洞口的木板,他伸手试了试之后,感觉到木板并非纹丝不动,上面似乎压着什么东西,于是深吸一口气,暗自祈祷道,诸路大神保佑!上面可千万别有人就好!

    然后他再一次沉气发力,双臂肌肉坟起老高,奋力的托住头顶的木板,朝上推去,厚重的木板吱呀呀的便在他的大力之下被推开了一条缝,只听上面发出轰的一声,似乎什么翻倒在了地上,木盖板随即便被他推开,露出了洞口。

    肖天健不敢怠慢,抽出腰刀,第一个便跃出了洞口,眼前一片漆黑,一头撞到了一个硬物上,疼得他差点叫出声,看来个子高也不见得都是好事!

    摸索了一下之后肖天健视力开始有所恢复,模模糊糊的可以借着从窗口透出的微弱月光看到屋里面的事物了,扫视一下之后发现这里面堆着一些农具和柴禾,果真如同冯狗子说的那样,这里是一个柴房,假如不注意的话,还真不容易发现这个洞口,他刚才推开掩着洞口的木板的时候,正好把一个压在盖板上的木箱推倒。

    肖天健扑到窗户边,伸头朝外张望,看到柴房外面也没有什么灯光,更没有什么人声,这才放心了一些,他还真是担心刚才发出的声音会惊动院子里面的人,眼下看来,一切还算是顺利。

    “都快点上来,外面没人!”在肖天健还在观察外面情况的时候,冯狗子第二个便爬出了洞口,兴奋的俯身对下面的人招手叫道。

    于是剩下的这些人立即鱼贯爬出了洞口,不多时便把柴房塞的满满的,每个人都紧张的握紧了手中的家伙,挤在窗口朝外张望。

    “娘的,总算是爬进来了,老子这辈子都不想再钻这样的地洞了!真是憋屈死人!”赵二驴灰头土脸的趴在窗口小声说道。

    肖天健可没工夫听他的牢骚,心中暗暗高兴,他最怕的是这家后院里面养的有狗,那样的话,他们的行动很快便会暴露,可是眼下庄里面静悄悄的,却没有狗的狂吠声,看来这家人不喜养狗,这就更为他们的行动提供了方便。

    “废话少说,跟我走!”肖天健一把拉开了房门,提着刀便冲了出去,大步朝着前院跑去。

    剩下的人紧跟在他的背后,一阵轻微但是杂乱的脚步声在院子里面响了起来,打破了这里的平静。

    刘福山惬意的搂着身边的婆娘汗津津的喘息着,他对于眼下的日子倒是还算惬意,虽然陕西这两年乱的够呛,但是他们刘家庄好歹没有遭到大祸,虽然年初时候有几股杆子,试图攻打他们的庄子,但是好在他们提前有所准备,加高加固了庄子的寨墙,几百人围着他们的庄子打了几天,除了被打死了上百人之外,却连庄子的大门都没进半步,只得灰溜溜的退走,自此再也没有乱民敢来打他们的主意了。

    对于他的主子刘扒皮,刘福山真是有些瞧不起他,虽然庄子很稳固,但是还是吓得他带着家眷逃到了凤翔府,再也不敢在庄子里面呆着了。

    这一下他日子便舒坦多了,不用天天像孙子一般的小心翼翼的伺候着他们一家老少,虽然管的人没以前多了,但是却逍遥的很,早晨他想怎么睡就怎么睡,也不用老早爬起来去侍奉刘扒皮了。

    一想起刘扒皮,刘福山就忍不住要朝地上吐口吐沫,守财奴这三个字就是刘扒皮真实的写照,他这个管家已经干了这么多年,可是每个月还是只有那点月钱,这令刘福山很是不爽,但是也不敢向刘扒皮提及此事,毕竟现在陕甘两地乱的一塌糊涂,能有口饭吃也算是不错了。

    眼下刘福山对于这样的生活还是很满意的,整个刘家庄都是他说了算,以前不怎么看得起他的人眼下都见他很是恭敬,连这个张寡妇以前不怎么瞧得上他,现如今也不得不陪着他睡了。

    刚才好一番折腾,刘管家累的有些气短,不过却十分舒坦,这不单单只是生理方面的满足,最关键的还是心理上的满足,这张寡妇早年死了丈夫,这些年守寡在家,天生就是个风流的货色,眼下别看三十好几了,可是徐娘半老,依旧有几分姿色,以前她眼界还很高,但是眼下不照样也要躺在他下面委婉承欢吗?那一身白肉,整起来就是舒坦!

    想想都觉得得意,刘福山又伸手在张寡妇丰满的胸部捏了一把,引得张寡妇娇嗔着叫了一声。

    大宅里面眼下大部分人都随着刘扒皮去了凤翔府,这倒方便了刘管家和这个张寡妇私通,为了今晚,刘福山特意让俩庄丁去了大门,名义上是加强巡守,其实还是让张寡妇进院更方便一些。

    忽然间刘福山有点尿急的感觉,又伸手在张寡妇那身细皮嫩肉上摸索了几把,这才得意洋洋的起身批了一件衣服,拖了一双鞋便下地朝门口走去,反正他这个小院现在没人,恭桶索性便放在了门口,省的放在屋里面闻起来臭烘烘的,让人扫了性致。

    吱呀一声,刘福山拉开了门闩,把房门打开,低着头正想抬脚迈出去找恭桶小解,突然间他看到一双大脚站在他的面前。

    “啊……”他忍不住想要惊呼一声,但是不待他抬头看清眼前的这个人是谁,便觉得脖子上猛的一疼,硬生生的把他的惊呼给切断,他本能的捂住了脖子,一股热乎乎的液体立即涌了出来,而且是呈喷射状,甚至可以听到嘶嘶的声响。

    刘福山终于看清楚了眼前的事物,只见他房门外面出现了一群破衣烂衫的人,一个身材异常高大的后生凶神恶煞一般的提着一把明晃晃的腰刀站在他的面前,他忽然意识到,坏事了!有杆子闯入了他们庄子。

    可惜的是这是他最后的想法,大量的失血让他的脑子很快陷入了混沌状态,眼前一黑便扑通一声扑倒在了门槛上面。

    屋里面忽然传出张寡妇的声音:“死鬼,去出恭也能跌一跤!真是笨蛋!”

    废话不说了,求红票、点击、收藏!)

    &nbsp

本文网址:https://ssaz.top/xs/4/4602/50339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ssaz.top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