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小说网好看的言情小说 > 玄幻小说 > 葬明 > 第八十四章 聪明反被聪明误

第八十四章 聪明反被聪明误

推荐阅读:仙葫修真大明星七曜的元素使爱妃难宠正德五十年天衍之路爹爹你别拽钟馗后裔传之天煞孤星龙翎无怨无仇

    而邢氏在见到肖天健之后,也一直在偷眼打量着肖天健,她本以为高杰在义军之中,已经算是人中之龙了,但是没成想今日见到肖天健之后,却发现高杰和肖天健一比,又差了一个档次了。泡*书*吧()

    无论是从长相还是气质上,高杰都远无法和肖天健相比,这个肖天健生的身材之高大,让她不得不仰视才行,而且她看这个肖天健举手投足之间,都颇有大将风范,眉宇之间也尽显硬朗之色,而且他的面庞也棱角分明,鼻梁挺直,浓眉星目,下颌一副络腮胡子,更使得他的外观增色不少,真是好一个大丈夫呀!

    扭头再看看身材矮小的李自成,站在肖天健面前,更显得像个农夫一般,当初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就看上了李自成,嫁给了他,简直就是一个土包子嘛!邢氏在心里越发的讨厌起了李自成来。

    同时心里面还有点酸酸的味道,如果她早一点遇上这个肖天健的话,那么她宁可选择给这个肖天健投怀送抱,也不会把身子便宜给高杰了!不由得她有点后悔当初和高杰发生奸情的草率了!

    肖天健可没工夫去琢磨邢氏这会儿想什么,毕竟高氏和邢氏是李自成的老婆,肖天健不可能和她们多说什么,看到她们两个入营之后,好奇的朝着他营中四处打量,于是他便对她们二人说道:“这里是我的前营,此处皆为粗俗汉子,没有规矩,恐怕会冲撞了二位嫂嫂,倒不如请二位嫂嫂到后营休息一下如何?”

    李自成立即笑道:“如此也好,正好今天愚兄找你也有事商议,就让她们到你后营之中看看也罢!”

    肖天健立即招来铁头,吩咐他带高氏和邢氏二人到后营之中,交给范灵儿负责招待,而她们二人也不反对,称谢之后便随着铁头朝后营女眷住处走去。

    肖天健陪着李自成在前营稍微转了一圈之后,李自成望着营中临时校场上那些正在操练的刑天军的兵将们,不由得有些感慨,和他麾下的兵将不同的是,这里的刑天军的将士们一个个都十分守规矩,虽然营中之人来来往往忙碌不停,但是却两人成行三人成队,一切都很有秩序。

    而且刑天军的营中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入营之后,感觉到这里到处都是清清爽爽的整洁有序,没有丝毫的杂乱之感,更没有污水横流垃圾遍地的感觉,虽然他们的兵将的衣服也都是补丁摞补丁的,但是一个个都穿戴整齐,显得很是干净,这一点李自成便自觉大不如肖天健对于麾下的管束之严格,李自成的军中根本没有正规军建设的意识,更多的是讲求上阵之际个人的勇武,所以营中到处都是杂乱不堪,根本无法做到刑天军这样的程度。

    只是有一条让李自成有些不太认同,那就是刑天军校场上兵将们操练的方式,这里没有什么龙腾虎跃一般的习武场面,所有人都在头目们的率领下,进行着简简单单的队列的操练,他们要么十人为一队,练习队列,要么几十人为一队,还是操练队列,唯一称得上是习武的,只是长枪兵抑或是刀牌手们简单到极点的整齐刺杀抑或是劈砍动作,往往复复就这么一个动作,似乎根本没有什么花样可言,如此简单的操练动作,李自成有点想不透刑天军为何仅凭这种操练方法,便能练出一支强军,而在他看来,上阵杀敌的时候,个人武技水平要远比这种简单的操练更重要一些。

    他麾下的兵将也不是不进行操练,因为李自成也知道练兵对于他强军的重要性,营中定有闲暇之时三日一操的规矩,但是平日里,他麾下兵将进行更多的却是个人武技的习练,根本不像刑天军这样一队队的人聚在一起只练一些队形转换。

    如果仅凭肖天健如此练兵方式,他自认为不管从他手下拉出任何一个兵将,和刑天军的兵将捉单放对,他都自信他麾下的兵将绝对可以放倒刑天军的兵将。

    而刑天军这样的练兵方式,让李自成有些不理解,甚至是有些嗤之以鼻,看了一阵之后,他私下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这种操练,应该是肖天健故意让他看到的,而是不愿让他知道刑天军练兵的方法,于是他也就没兴趣继续看下去了。

    李自成转头对肖天健说道:“肖兄弟,今日我过来,是有一事要告诉你,愚兄刚刚得到消息,闯王近日就要率部赶到这里了,愚兄这次过来,想要和你商议一下,下一步咱们该如何攻打陇州城的事情!兄弟你有什么好主意没有呢?”

    肖天健听罢之后,微微一想便猜得出这是李自成在试探于他,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他这次带两个老婆过来,肯定是看到了他刑天军战力可观,想要让他打头阵,来攻打陇州城了,这种傻事他当然是不会做的了,刑天军就这么点骨血,野战他倒是不惧,但是攻城战不比野战,他眼下的练兵方式以及装备情况,根本不适合攻城战之用,如果让刑天军部众投入到攻城战之中的话,估摸着不用几天时间,就消耗的差不多了,于是他立即面露难色对李自成说道:“不好办呀!陇州城城墙坚固异常,而贺人龙又率领一批官军入城,更是大大增强了陇州城的防御,如此一来,愚弟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可取陇州城了!

    而且这一次愚弟率部于贺人龙一战,虽然侥幸获胜,但是也是惨胜,军中无论是将士还是火药,都消耗的厉害,原本我这刑天军只有八百多战兵,此战伤亡便达到了近半之多,不得已之下只好将新卒编入战兵之中,短时间之内,恐怕是无力一战了!

    既然高闯王此次就要率部到来,那么以高闯王麾下众多兵将,对于攻打陇州城来说,也就好办多了!又何用我来发愁如何攻打陇州城呢?”

    肖天健根本不给李自成机会,直接便叫苦连天了起来,将刑天军的情况说的很是糟糕,反正李自成想要他率部攻城,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干的。

    李自成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他这次过来找肖天健,确实是有求于肖天健的,他和高迎祥约定好由他偷袭陇州城,但是打了几天下来,毫无结果不说,反倒是损兵折将,现在贺人龙又率部回到了陇州城,他也未能阻止贺人龙回城,如此一来,他在高迎祥那边也不好交代,所以得知高迎祥即将率部来到陇州城,他即便是做做样子,也要再发动一次对陇州城的进攻,现在他又收罗到了数千新兵,兵力已经不少了,也通过这些天,准备了一些攻城器械,想要再攻一次陇州城试试。

    而他眼下虽然兵力不少,但是善战的兵将并不算多,而且装备质量也因为更多流民的加入显得更差了许多,如果要发动攻城的话,便少不了要让肖天健的刑天军帮忙,毕竟刑天军之中火器数量不少,特别是有几门弗朗机炮是他们暂时弄不到的东西,而且虎蹲炮对于掩护他们攻城来说,也不能少,加上刑天军部众连败贺人龙部下,说明他们战力可观,如果刑天军也能加入攻城之中的话,说不定他们有机会能打下陇州城。

    而他刚刚一开口,肖天健便一下便踩死了他的想法,根本不提助战之事,倒是倒了一大堆苦水出来,让他没法接着说下去了。

    这让李自成颇为懊恼,但是也拿肖天健没有办法,毕竟肖天健说的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种事谁都知道,肖天健这一次在大石桥阻击贺人龙,虽然以获胜告终,但是他也亲眼看到了刑天军的医营之中,躺满了受伤的兵将,而且这还不算轻伤者,刑天军确实损失不小,于是转而只得闲扯一些其它事情。

    对于李自成不再提攻城的事情之后,肖天健自然也就乐意和他胡扯一些其它东西,毕竟许多消息他并不如李自成灵通,趁机倒是从李自成那里听说了不少近期陕西官军的消息。

    “说来咱们运气还算是不错,近来从流民那里,我得知了不少消息,说来可以于兄弟听听,这次我们被陈奇瑜调集各路兵马堵在车厢峡,本来我们这次很是危险,后来用计蒙骗了陈奇瑜,才使得我们从车厢峡脱困。

    此事据说已经被传至京城皇帝那儿了,陈奇瑜这一次倒是推脱的一干二净,反污陕西巡抚练国事以及凤翔知县以及乡官数人扰乱抚局,据说朝廷要将练国事查办,并且要处置那些乡官等人,实在是好笑之极!

    说来此事真正罪魁还是陈奇瑜,正是他轻信了我们诈降,才让我们率部出车厢峡,得以重振旗鼓,倒是他现在倒打一耙,把罪责坐在了练国事身上,呵呵!

    而且陈奇瑜这次失策之后,已经乱了分寸,不但没有立即调集大批官军追剿,反倒是令五省巡抚各守要害,只派贺人龙、左光先等部官军便想将我等剿灭,说来实在是可笑之至呀!

    现如今虽然贺人龙回援陇州,但是却被我等围在此地,料想只要闯王率军到来,这贺人龙也就只有束手就擒了!

    本来我还担心洪承畴会立即率军赶来此地,现在从听来的消息看,洪承畴恐怕也来不了了,昨日我还听闻西宁卫的官军发动了兵变,洪承畴已经率军赶往西宁卫平复兵变之事去了!所以只要我等拿下陇州城,那么这官府自然就拿咱们没有办法了。”说起这些事情,李自成不免有些露出了得意之色,毕竟这次他们从车厢峡脱困出来,他可以说是居功至伟,而陈奇瑜的狼狈,正是他愿意看到的。

    肖天健听罢之后,心中暗想,陈奇瑜这么做倒也不奇怪,当官的遇上倒霉事,自然第一个先找替罪羊出来顶缸了,不过对于洪承畴这次要前往西宁卫平乱这件事,他倒是有些意外,本来他以为他们兵围陇州城之后,以洪承畴的处断,应该很快便会率领官军杀奔这里,但是没想到西宁卫兵变,却给他们帮了个大忙,如此一来,短时间之内基本上就不会再有大批官军杀奔这里了,那么对于李自成和高迎祥攻打陇州城自然也就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哦?原来有这等事?说来也不奇怪,换作谁,恐怕都会和陈奇瑜一样,推诿罪责乃是当下当官的最拿手的事情了!不过我估摸着,恐怕陈奇瑜这一次也不会这么容易过关,朝中毕竟还是有明眼人看得出其中的原委,必定会有人上奏本参陈奇瑜的,以当今皇上的脾气,恐怕陈奇瑜也不会有好果子吃!以我之见,恐怕这一次陈奇瑜丢官罢职之后,朝廷就该让洪承畴来接任他这五省总督之职了!”肖天健虽然不是学历史的,但是对于这段历史,也有所了解,当然知道一些以后的事态发展,于是开口对李自成说道。

    李自成点点头道:“说的倒是不错,陈奇瑜虽然推诿罪责,但是早晚还是会被朝廷之中的当官的弹劾的,估计他去职是免不了的了!不过假如要是让洪承畴继任这五省总督的话,恐怕就不好办了,这洪亨九可不是好相遇之人,此人善于统兵,各路义军在其手下可是吃亏不少,当年义军首领王佐桂便是死于他之手,此人毫无信义可言,王佐桂当初已经向他投降了,反倒出尔反尔,假意设宴款待王佐桂,却在席间令兵将当场将王佐桂斩杀!如果换作洪承畴是陈奇瑜的话,那么这一次车厢峡之困,恐怕就没这么容易办了!”

    李自成反正也是看肖天健不打算助他再次攻城了,那么以他的战力,眼下攻城也是白搭,于是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坐在肖天健营中和肖天健闲聊了半天,这才起身招呼了他两位夫人回转了他的营中,不过至此之后,他们二人之间便没有以前的那种亲切感了,李自成也清晰的感觉到了肖天健对他的开始有了一种戒备的感觉,这让李自成离开刑天军大营的时候,颇有些懊恼的感觉,这次这件事他李自成可谓是机关算尽,结果呢?李自成扭头看了看刑天军的营盘,不由得摇了摇头。

本文网址:https://ssaz.top/xs/4/4602/50362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ssaz.top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