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水坝

推荐阅读:仙葫修真大明星七曜的元素使爱妃难宠正德五十年天衍之路爹爹你别拽钟馗后裔传之天煞孤星龙翎无怨无仇

    第二天一早,肖天健照旧早早的起床,在院中先是练了趟拳脚,虽然他基础不好,但是凭借着人高马大以及长期打篮球练就的身手,这拳脚打起来也是虎虎生风,很有点气势。( 西陆文学  )泡*书*吧()

    一趟拳走下来,他的身体也就热了起来,驱走了身上的寒气,脑袋上冒出了热腾腾的热气,接着接过铁头为他送来的大枪,又在院中耍了一趟枪。

    肖天健的枪法不能算好,但是毕竟他有罗立和李凌风这样的高手指点,这大半年勤练下来,也很有起色,而且考虑到肖天健武功根基不好,罗立这家伙也不教他什么花枪,而是专挑枪法中最实用最凛冽的招数,传授给他,讲求的是实用性,所以肖天健舞的枪不好看,但是杀气很重,每一枪刺出,都力道十足,实实在在每一招都是杀人的招数,用来表演肯定是不成的,但是却极其适合在两军阵前使用,一趟枪走下来,站在院子周边的那些护卫们作为懂行之人,都大声的叫起了好。

    厢房的屋门吱呀一声打开,范雨彤带着还有些慵懒的神色出现在了厢房的门口,似乎被院子中的声音吵醒,有点不太高兴,一开门便被扑面而来的寒气,冻得哆嗦了一下,赶紧拉紧了披在身上的皮氅,裹紧了她那窈窕的身子,朝着院中望去。

    而她立即便看到了正在院中龙腾虎跃的肖天健,眼睛猛的一亮,于是对门前照顾她的那个健妇问道:“你们大当家,天天早晨都这么勤练武艺吗?”

    健妇答道:“回小姐的话,我们这些人平日也难得见到将军一面,不过听我家的男人说,我们将军很是勤勉,据说是天天都要起来的这么早,练完武之后,还要去营中检视各处的情况,甚至半夜也会起来查岗,虽然他平时不怎么发脾气,但是一旦发现有人违纪的话,却很是严厉,军中上下对他是又敬又怕!

    不过话说回来了,将军也实在是不容易,据说最初的时候,他就只身一人,后来带起了十几个弟兄,一步步的才将我们刑天军发展到这种地步,我们这些人中,绝大多数人,如果不是受到了他的恩泽的话,恐怕早就不知道饿死在什么地方了!

    没想到现在咱们都壮大成这样了,将军还是如此勤勉,我们这些人,要是不好好做事的话,真是对不住他呀!”

    从这个健妇的脸上,范雨彤可以看出刑天军的人,对于他们的这个大当家,是何等的崇敬,于是对肖天健的认识也更加深了一层,看了一阵之后,看不出个门道,只觉得肖天健浑身上下似乎有一种用不完的力气一般,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发着一种阳刚之美,心跳不由得又开始加速了起来。( 西陆文学  )

    范雨彤对自己这些天的反应有点紧张,她没有恋爱过的经历,所以也就不知道这是什么缘故了,总之,她这些天来,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就是想跟在这个男人身边,听他说话,看他做事,难道她爱上了这个肖天健了吗?

    当想到这里的时候,范雨彤被自己这个念头吓了一跳,立即在心中否定这个想法,肖天健虽然为人处世确有非同凡人之处,但是他毕竟还只是一个强盗头,而她范雨彤可是大家闺秀,两个人的身份可是相差的是十万八千里,她怎么会爱上这么一个‘粗俗’的强盗头子呢?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只是她对他好奇罢了。

    范雨彤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强行否认掉了心中的那种念头,这才觉得放松下来了许多。

    早饭刚过,肖天健便再一次出门,不过今天范雨彤也跟在了他的背后,众人也搞不清楚范雨彤眼下在刑天军的身份,也没人敢提出异议,阻止范雨彤跟着肖天健。

    而肖天健所过之处,每个人都立即对他施礼,每个人脸上带着的都是由衷的感激目光,这种目光绝不是普通的献媚,而是从人们心底往外散发出来的,没有半点虚伪造作的成分,这让范雨彤很是留意。

    一个人要做多少事,才能让这些人这么崇敬呀!她的父亲时不时的也会施舍一些钱,给那些乞丐们,甚至会在一些地方设粥棚,赈济一下灾民,可是也从来没见过有人用这种目光看过她父亲一眼。

    而肖天健对这些人的态度,也没有趾高气扬的神态,而是处处都如同露出着他那如同春风一般的微笑,对这些贫贱的工匠们,没有一点歧视或者是颐指气使的态度。

    而双峰寨的所展示给范雨彤的情况,也让范雨彤感觉到这里处处都洋溢着一种生机,虽然这里的建筑简陋,但是却很朴实,每个人都在用心干活,比起他们家的一些作坊中的那些雇工,都要用心许多,根本没人去监督他们,每个人都干的是热火朝天,许多人在来回走动搬运物品的时候,几乎是用一路小跑来完成的。

    范雨彤不知道肖天健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能让这些人如此为他卖命,于是便小声对肖天健问及了这个问题。

    “这个事情简单!我把他们当作兄弟一般的看待,不歧视他们,给他们一个公平,让他们感觉到他们是人,而不是奴隶,而且告诉他们,他们所做的每件事,够干系着他们自己的切身利益,我们的利益是共同的!只要有良心的人,自然就不会不努力工作!

    但是我同时也并不放纵他们,对于我刑天军之中任何人来说,都必须要靠着他们自己的努力才能在这里生存下去,对于那些好吃懒做,滥竽充数,混吃等死之人,我也绝不姑息迁就,刑天军也绝不容他们这么做,这些人会在第一时间,被逐离出去,任其自生自灭!

    有这两点之后,我想每个人都会用心做好他们手头的工作的,这难道很难吗?”肖天健向范雨彤娓娓道来。

    范雨彤听罢之后,没有继续说话,而是开始默默的跟在肖天健的背后,在双峰寨之中到处巡视。

    肖天健走到每一个地方,看罢这些工匠们的活,似乎都能多多少少的提出一些他的建议,而这些建议,放在后世来看,也许根本就不值得一提,但是放在这个时代,对于这些工匠们来说,往往很小的一个建议,便能让他们豁然开朗,想明白许多东西,不由得让这些工匠们对肖天健的博学多才,更是佩服到了五体投地的程度。

    肖天健虽然在建房上没有任何造诣可言,但是毕竟听得多,见的广,而且他大学又是学的机械动力,所以在许多地方,都能用上一些他所学的知识,故此他自嘲自己为万金油,什么都算不上精,但是抹到哪儿都会凉凉的,不过许多时候,一些事情都是一个观念,就像是一层窗户纸一样,没人捅一直不破,有人只要轻轻一通,便马上能让人觉得豁然一亮,解决不少的问题。

    当他们走到寨中那条从山中流出的溪流旁的时候,肖天健忽然驻足在溪流旁边,又仔细打量了一番周围的地势,指着溪流上游的位置对张朝说道:“这条溪流对于我们来说,可是天赐之物呀!这条溪流不单单是解决了我们双峰寨人畜饮水的问题,而且还能给咱们的各种作坊,提供足够的动力!这里有会造水车的工匠吗?”

    张朝立即扭头对几个手下的工匠头们询问了一下,一个中年工匠立即站出来答道:“没问题,小的于兴,大小就跟俺爹学的木匠,以前在不少地方,给人造过各种水车!将军可是想要在这里建一个水车吗?小的能造!”

    肖天健立即点点头道:“看来咱们这里可是卧虎藏龙呀!会干什么的都有!不错不错!走!咱们顺着溪流朝上走,看完之后再说!”

    说着他便带着一行人沿着穿寨而过的这条溪流,朝上游走去。

    山西头两年也曾经大旱,但是多为春旱夏旱,而阳城南部是王屋山,这里并没有因为早年大旱,水源受到太大的影响,特别是今年秋天,王屋山一带雨水还比较充沛,所以流经双峰寨的这条溪流,水量还算是相当不错,而且这条无名溪流,从山中流经双峰寨的时候,有四处台阶一般的落差,所以肖天健对这条溪流很是感冒。

    一行人走了一趟之后,范雨彤看到这里的风景非常好,溪流边上都结着晶莹的冰凌,而溪流因为一直处于流动状态,倒是没有结冰,溪水更是清澈见底,可以看到下面的各种各样的卵石,和周围的风景衬托在一起,交相成趣,景色可以说是美不胜收,于是便逐渐将注意力都转移到了这里的美景上。

    而肖天健却没这么闲情雅致,在一个溪水落差的地方停下脚步之后,对张朝说道:“大家伙从这里看下去,这条溪流在双峰寨总共形成四处落差,水流很急,但是建水车还是不太合适。

    我是这么想的,在这里以及下面两个地方,只要建起几道不算大的堤坝,便可以将溪流截断,形成三个大型蓄水池,然后利用水流,沿途至少可以建起数座大型水车,还可以建不少的小型水车。

    如此一来,不管是咱们打铁,还是磨面,都可以解决了!现在打铁全靠的是人力,磨面全部靠的是畜力,只要建成水车,便可以节省不少人力畜力,产量还会大幅增加!

    所以我打算,在年前将这里的建房尽快完成,过罢年,在开春之前这段时间,集中一部分劳力,不用太多,二三百人既可,在这里筑坝,打造水车,这件事在你们看来怎么样?”

本文网址:https://ssaz.top/xs/4/4602/50369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ssaz.top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