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城

推荐阅读:仙葫修真大明星七曜的元素使爱妃难宠正德五十年天衍之路爹爹你别拽钟馗后裔传之天煞孤星龙翎无怨无仇

    傅宗龙大败导致了官军整体上的溃败,刁正更是把握住了机会,率部猛击周遇吉所部,周遇吉虽然悍勇,但是也无力挽回败事,于是只得率领兵马后撤,会和了傅宗龙之后,保护着傅宗龙退往了顺德府。

    刁正会和了陈永福之后,挥师猛追傅宗龙,整整追了三天时间,斩杀了数千官军,并且俘获了近万的官兵,这才放弃了追击,傅宗龙在周遇吉的殿后之下,才得以逃回了顺德府,不过去的时候带的四万大军,回来的时候也仅剩下了两万不到,特别是新收编的马科所部的兵马,基本上都投降了邢天军,使得傅宗龙暂时失去了继续攻击邢天军的能力。

    而刁正则重回彰德府一带布防,堵住了傅宗龙再次南下的道路,至此洛阳之危也宣告解除,牛金星得知消息之后不敢怠慢,赶紧便派人给肖天健报捷,肖天健得知之后,这才也把心放下,别看他表现的一点也不紧张,但是毕竟洛阳关系重大,刁正万一犯浑的话,无疑洛阳便有危险,现如今他老婆孩子都在洛阳,他要说一点不紧张的话,那么他就不是人了!

    当说罢了这个事情之后,众人的心都放下了,于是便将注意力全部又转到了就在眼前的南京之战上面。

    肖天健走到了大型沙盘前面,令诸将都围到了沙盘旁边,拿着一根木棒指着沙盘上的南京笑道:“这便是大明留都南京城!诸位看看吧!拿下南京之后,大明也就基本可以宣告完了,而这个南京其实也就是一盘大餐,就看咱们的胃口如何了!能不能吃到嘴里,就看诸位的牙口如何了!”

    众将看着沙盘上的这座城池模型,听罢了肖天健的话之后,无不都大笑了起来,一个个腆胸迭肚的大声叫道:“请主公放心!咱们牙口好着呢!嘿嘿!”

    期间更有那个刘耀本的手下彦书亭,当初他在阳谷县一战之中,脸上中了一箭,将他的面颊当场『射』穿,连舌头尖都被切掉了一截,两边的大牙更是被『射』掉了几颗,现如今伤势已经恢复归队,说话的时候有点口齿不清,两腮上的箭疤形成了两个酒窝一样的坑,反倒显得他腼腆了许多,不过叫的声音却最大,他的声音叫的最响亮,不过却并不清楚,让众将都笑了起来。

    不过众将也都知道这小子凶悍的厉害,当初挨了一箭之后,脸上『插』着那支箭,满嘴满脸都是鲜血,不能说话,但是却在军中死战不退,结果打的吴三桂大败而逃,所以虽然现在他吐字不清,但是还真就没有人笑话他的。

    看着诸将士气高涨,肖天健自然也就更多了几份信心,于是点点头让众将安静下来,接着指着沙盘说道:“不过诸位也不要轻敌,毕竟这是大明留都,丁启睿这一年多耗尽了心力经营这里,守军火力现在很强,城上有红夷大炮近二十门,其中部分是近期刚从红『毛』鬼那里买来的,威力很大!

    除了红夷大炮之外,丁启睿还新铸了不少的其它火炮,数量过百是没有问题的,火力上比起我们并不处于劣势!

    而且江南富足,丁启睿手中不太缺粮饷,他眼下在南京一带集结起来的官军数量同样也有七万人之众,于我们兵力相近,而且南京城城墙高大坚固,自不用说了,此城可以说是我们这些年来,要攻打的最为坚固的一座城池,就连庐州府的城墙,也无法与之相比,尔等如若轻敌的话,咱们是要吃大亏的!”

    肖天健看到诸将又有点轻敌,于是便特意对他们提醒到。

    诸将这个时候都又收起了脸上的笑容,脸『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南京城虽然是一座时下超级大的城池,但是却没法跟后世的城市规模相比,两军同时在这里汇聚起来十几万人马,可以说是一场空前的大战,邢天军战力虽然很强,但是攻打这样的坚城,守军数量又这么多,炮火也非常厉害,如果想要攻下南京城,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于是肖天健便让李信接手过去,开始详细的对南京守军的布置对诸将开始讲解了起来。

    这一场战前的会议持续了一天时间,诸将算是基本上对南京城的城防布置有了一个直观的了解,这可谓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了,战前能详细的了解到敌军这样详细的情况,无疑对于下一步攻打南京城的帮助非常大。

    南京城在这个时代,完全可以称之为世上最大规模的城市,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当初朱重八立国之后,该元代集庆路为应天府,在原有的基础上下令重修南京城,仅仅是为了烧制南京城所用的大量城砖,便动用了数省几十个府近百个州的力量共同完成,烧制完成之后走水路运至南京城供建城之用,并且调集了全国范围内的二十余万户匠户到南京城筑城。

    最初修建的南京城周边城墙的长度就号称九十里,实际上也达到了近七十里,城墙底部宽达十几米,高度更是达到了近二十米,城墙地基几乎全部用大石条铺就,上面用城砖构筑,城墙上碟楼林立,单是垛口便修建有一万七千多个,各个城门又都是内外两道,形成了瓮城,在瓮城内的城墙下面更是修建有不少的藏兵洞,每个洞可以藏兵百人,每个瓮城之中便可以藏兵三千,城门上面还修筑有巨大坚固的城楼,内藏大炮用以守城,所以南京城在这样的构建之下,可谓是异常的坚固,不论是城池面积还是城墙的规模,比起这个时代的巴黎城还要大出许多,称之为天下第一雄城丝毫不为过之。

    后来朱重八发现城外的山对于城防很是不利,一旦在山上架上大炮的话,便可以轰击城内的皇城,于是便又下令在主城外面修筑一道土城,其中大部分是以土夯就,但是也有部分使用的是城砖构筑,外郭更是达到了一百多里,围着城跑一圈,即便是快的话,起码也要一天多的时间。

    所以外郭建成之后,南京城再加上内城东部的皇城,便形成了内外三层,这么大的城池,内部足足容纳了三百万人口,这样的城市规模即便是放在几百年后,也称得上是特大型城市了。

    所以邢天军虽说是组织起来了七万多人马,但是如果攻打南京城这样的城池的话,这七万人却还是显得数量有点不足,更何况丁启睿在南京城内外城郭之中,便陈驻了几乎同等数量的官军,如果再动员南京城内的民壮助战的话,如果老百姓支持朝廷的话,那么轻轻松松再划拉出来十几万助战民壮是不成一点问题的。

    直到众将彻底了解了南京城的情况之后,所有人都不得不收起了先前轻松的心情,重新重视起了这次的攻城战。

    从收回的请报上来看,丁启睿很清楚官军的弱点在什么地方,所以这一次他在南京集结重兵的时候,压根就没有考虑过派兵出南京城在城外击败邢天军,而是将这七万大军尽数都放置在了内外城郭之中,先以外城土城墙设置第一道防线,大部分兵力都陈布在了内外城郭之间,外城诸军合计兵力达到了五万之众,而丁启睿为了确保南京城不失,除了外城之外,在内城里面,也陈驻了两万余精锐,这些才是官军的骨干,做出了一旦外城失手,便立即撤入内城继续死守的架势。

    而且为了保证南京城不失,另外也方便控制外城的官军,丁启睿将大批粮秣弹『药』都放在了内城之中进行储备,定时划拨给外城驻防的官军,以防一旦外城失守,便损失掉大批的粮秣,所以只攻占外城的话,远远达不到攻打南京城的目的,内城的官军还是有能力坚守内城很长时间,邢天军即便是取下了外城,也可能会因为无法承受巨大的粮食消耗问题,而不得不最终撤离南京城。

    所以这一战说实在的让谁来打,都不会好打,哪怕是邢天军这样强悍的军队也一样,关键就看城中守军的士气如何了。

    恰好这一点上,形势对刑天军却比较有利,城中官军数量虽然不少,但是大多数都是近一两年来,刚刚被丁启睿招募起来的兵马,官军的『操』练大家谁都很清楚,好的情况下,一个月『操』练两次也就算是不错了,有的官军被招募起来之后,官员们少不了要贪墨亏空粮饷,有时候一两个月还不见得能『操』练一次,比起刑天军几乎闲暇时候天天都要『操』练,他们的训练程度可以说是非常可怜。

    另外南京守军并不是都是南京一带的人,丁启睿为了守住南京城,几乎将南直隶能调用的官军都给调至了南京城,其中既有扬州府、镇江府、松江府、常州府的官军,也有本地应天府的兵马,更有一些是从徐州调来的兵马,当然也少不了收拢的太平府、池州府、安庆府以及庐州府等地的溃兵,所以编成非常混杂,这些官军之中真正能打的兵将不多,善战的军将也更是凤『毛』麟角,孙应元大致算是其中最能战的一员大将了,其余的那些各府调集来的军将,可以说大多都是酒囊饭袋,捞钱的时候手伸的比谁都长,但是打仗,呵呵!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所以官军数量虽然不少,但是号令并不统一,每个军将都有自己的小算盘,其中甚至有人早已暗中和刑天军已经在联络投降之事了,所以在这一点上,肖天健对于打下南京城还是有相当的信心的,不过这些事情肖天健暂时不会对部下们轻易透『露』,毕竟牵扯着一旦消息走漏的话,可能会影响很大,所以肖天健在通报敌军情况的时候,将这一点给隐瞒了下来。

    不管任何朝代,到了末期的时候,往往都会出现一些能臣忠臣,但是更多的却会出现大批的贪生怕死之辈,到了这个时候,其实许多官吏乃至是军将们,也都看出来了,大明这座大厦已经是到了将要倾覆的地步了,朝廷眼下已经拿不出更好的办法来对付这支刑天军了,所以有人便开始暗中为自己寻找后路,手快的打手慢的,这会儿谁要是跑在前面,便可能在未来为自己的家族谋取到更大的利益,所以别看丁启睿在南京城布置这么多兵马,实际上这里面水分很大,其中有不少人已经在为自己的未来做打算了。

    另外一点就是民心方面,这几年间,随着刑天军逐渐的发展壮大,侵蚀掉了大批的地盘,使得朝廷可以控制的区域越来越小,特别是刑天军在去年拿下了湖广之后,对于朝廷的打击非常之大,使得朝廷可以收取税赋的地域越来越少,湖广、河南、山西乃至南直隶、江西部分地盘的丢失,对于朝廷的财政收入无疑使挖掉了相当大的一块。

    相反朝廷为了对付刑天军,却需要招募更多的兵马,打造更多的器甲,花钱倒是越来越多,一支支官军投入到战场上,转眼间便又被刑天军吃掉,所以这就像是个无底洞一般,投多少钱进去,最终往往都便宜了刑天军。

    可是不这么做还不成,崇祯怪圈到了这个时候已经彻底走入到了死路之中,一方面京师那边朝廷要满足北方官军的需要,还要不断的对刑天军用兵,仅凭着连连被建奴入寇的北直隶、山东、宣大等地收取的税赋是不可能满足需要的,所以朝廷能伸手要钱的也只有南直隶、两广、福建等地了,而南直隶正是时下大明最富庶的地区,所以重担便大多落在了南直隶一带的百姓身上,士绅们别看叫唤的热闹,但是要他们为朝廷拿钱,那是打死都不干的,所以沉重的税赋便只能由最底层的普通百姓承担。

    经过这两年的盘剥,南直隶一带的百姓可以说骨头里面的油都被榨取了出来,所以南直隶一带的百姓早已承受不住,巴不得刑天军赶紧来,将这官府的统治推翻,免去他们身上沉重到了极点的负担,所以民心方面不用多说,老百姓大多数是倾向于刑天军的。

    眼下刑天军尚未打到南京城外,南直隶许多地方的百姓便已经开始自发的组织起来,闹腾了起来,民间更是到处流传着刑天军一到,他们可以免去苛捐杂税的消息,所以这也是肖天健和刑天军的基础所在。

    诸多因素归结在一起,肖天健认为南京城虽然坚固,但是却并不是不可能攻破的,庐州城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最坚固的城池往往都是从内部被攻破的,这一点他相信会在南京城再一次重演。

    于是在八月底的时候,肖天健一声令下各路大军便开始纷纷朝着南京城开赴了过去,几乎在通往南京城的每一条道路上,都出现了大批刑天军兵马的身影,另外就是大批得到消息的百姓,也纷纷汇入到了队伍之中,扛着他们的工具,加入到了为刑天军助战的行列之中。

本文网址:https://ssaz.top/xs/4/4602/50427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ssaz.top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