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小说网好看的言情小说 > 玄幻小说 > 葬明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册封朝鲜王

第一百四十六章 册封朝鲜王

推荐阅读:仙葫修真大明星七曜的元素使爱妃难宠正德五十年天衍之路爹爹你别拽钟馗后裔传之天煞孤星龙翎无怨无仇

    肖天健坐在龙案后面听着冯卫汉站在下面汇报近期南方的情况,当得知了绍武帝逃入广州投奔永历朝的时候,肖天健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哈哈!你们特情处这次南方的事情做的不错!居然成功的离间了朱聿鐭和郑家的关系!到底让朱聿鐭弃郑家逃到了广东!不错!那么以朕所想,这朱聿鐭到了广州,恐怕会立即被朱由榔废掉幽禁起来了吧!”

    “圣上英明!这次臣下之所以能成功,还是圣上的功劳,如果不是圣上授意,令降臣分批南下的话,料想臣等也无法这么快离间朱聿鐭和郑家的关系!圣上所料不错,据广东方面传回的消息,朱聿鐭逃到广州之后,马上便被废掉了帝位,并且被朱由榔禁足在了城中一个小院里面!”冯卫汉现如今早已没有了当年的痞子相,蓄了一幅漂亮的胡子,虽然还没有文官的气质,倒是也很是朝气勃发,看上去稳重了许多。

    自从山海关大战之后,肖天健返回南京,而冯卫汉则留在了北方,继续干了一段时间,这过年之后,才返回了南京向肖天健述职,现如今也是兵部下面的一个重要的成员,执掌着相对dú lì的特情处,现如今已经将重心倾斜到了南方的事情上。

    “休要动辄就为朕扣这种大帽子,该是你们的功劳,朕不会贪了你们的功劳的!朱聿鐭既然已经逃到了广州,那么郑芝龙那边又有何动作?”肖天健挥手笑问道。

    冯卫汉立即也笑了起来,但是摇头道:“郑家上下现在争论很大,有人力主尽快投顺我朝,但是大部分人不满圣上要求他们郑军全部归于国防军体制之下,还幻想着拥兵自重,让郑芝龙做一个福建王,所以郑芝龙眼下还没有答应立即投降我朝,私下还在于钱谦益讨价还价,希望只交出他们的陆师,但是保住他们的水师!

    钱大人有圣上的交代,拒绝了郑芝龙的要求,所以郑芝龙怕一旦交出兵权之后,水师被我朝海军兼并,所以迟迟下不定决心。

    故此郑芝龙在朱聿鐭逃走之后,也派人前往了广州,表示向永历伪明朝廷效忠……”

    肖天健听罢之后立即站了起来,从龙案后面走了下来,对冯卫汉问道:“那么朱由榔那边又作何答复?要知道前段时间郑军可是没少跟他永历朝交兵,现如今永历岂能容得下他?

    还有这个郑芝龙,到现在还想首尾两端,难道他认为朕就不敢对他郑家用兵不成?”

    冯卫汉立即躬身答道:“启奏圣上,朱由榔很显然在这件事上还不算是糊涂,虽然他恼恨郑家当初扶植朱聿鐭,但是他们也不得不看重郑家的实力,所以在朱聿鐭逃至广州之后,朱由榔仅仅是将前任福建巡抚张肯唐逮问,但是并未下旨免去郑芝龙的官职!而是以他的名义,再次授郑芝龙为福建都督同知,总领福建兵马以及福建水师,令其继续与我朝为敌!”

    肖天健听罢之后皱起眉头沉吟了一下之后说道:“如此说来,朱由榔还不算是庸才!知道郑军的价值所在!他这么做,很显然是要安郑家之心,想要以郑军继续与我为敌!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绍武和永历两朝对立,必消耗他们之间的实力,一旦现在仅剩下永历,那么他们便可以齐心合力与我为敌,这不符合我们最初的计划!”

    冯卫汉赶紧说道:“圣上不必担忧,虽然明里看似对朱由榔有利,但是实质上朱聿鐭的南逃,却令郑芝龙的威信颇受打击,那些原来福建忠于明朝的官军以及官员们,对于朱聿鐭被迫逃亡广州之事,都对郑芝龙颇有怨言,包括郑芝龙麾下的一些将官,对于此事也颇有微词,现如今福建早已不是铁板一块了,郑芝龙即便是继续就任福建都督同知,但是也无法控制全部福建的兵马,就连他麾下郑军之中,也有人已经开始跟我们主动联系,现如今驻守仙霞关守将施福已经表示,一旦我朝大军入闽,他便愿意率众献关投顺我朝!

    另外就连郑芝龙自己,也并未就此决意和我朝为敌,年后居然令其子郑森拜到了钱谦益门下,而郑芝龙明知钱谦益早已降了我朝,却还让其子拜入钱大人门下,其实也说明了郑芝龙并未就此决心与我朝为敌到底,想必他这么做,也是为了向圣上示好,现如今他只不过是想要通过这样的手段,来跟圣上讨价还价,想要保住他郑家的水师罢了!”

    “荒唐!郑芝龙这么做,本来就是首尾两端,居然想要通过这样的手段,来跟朕讨价还价,可笑!我大中朝绝不允许任何人豢养私兵,此乃国之大计,不容更改!他郑芝龙也决不能是个例外!

    朕早已说过,我们泱泱中华,不单单只是陆地上的大国,今后也要是海上的强国!他郑家拥有一支私家水师,又算是什么?难不成朕就将澎湖给他郑家成为他郑家的私产不成?可笑!此事绝不容商量,你派人告知钱谦益,让他给郑芝龙说明白,朕言出必行,之前所说的已经是朕的底线,让他休要在做他想,如果他继续如此下去,那么就休怪朕不给他机会!

    一旦等到朕挥师入闽,那么到时候他郑家即便是投顺,也不要想再拿到之前朕开给他的条件了!

    对了,你刚才说郑芝龙让他儿子郑森拜到钱谦益手下,这个郑森是他的几儿子?”肖天健在大殿之中,一脸怒sè的对冯卫汉喝道。

    冯卫汉连连点头答应,接着回答道:“此郑森乃是郑芝龙的长子,其幼名福松,据说其母乃是一个rì本女人,七岁的时候才回到福建,后更名为森,现年已经十八岁,深得郑芝龙的喜爱!”

    肖天健听罢之后,忽然一拍脑袋,不是他感到意外,而是他作为后世之人,对于郑成功这个名字可谓是如雷贯耳,但是却从没有留意到郑成功之前的名字,听冯卫汉这么一说之后,他才恍然大悟,这个郑森不正是郑成功吗?

    仔细回想一下之后,肖天健回忆起来,其实郑成功本名应该叫做郑森,他之所以后来改名为郑成功,还是在唐王朱聿键登基称皇,建号隆武帝之后,赐郑成功为朱姓之后,郑成功才由郑森改名为朱成功,而现如今朱聿键早已被他抓了,就没了隆武帝之说,虽然他弟弟朱聿鐭提早登基,建号绍武,但是现年郑成功刚刚是舞象之年,尚未到弱冠的年纪,所以郑芝龙才会将他拜在钱谦益门下为门生。

    如此一来,假如他能尽快解决郑芝龙的事情的话,那么郑成功现在在郑家尚未竖立起足够的威信,一旦郑芝龙接受招抚的话,郑成功也就不会像历史上那样,将郑军拉走一批兵将,像跟清朝作对那样,继续跟他作对了。

    “好!朕知道了!你再派人去给钱谦益送信,告知钱谦益,既然郑芝龙将他儿子郑森拜在他的门下,那么就让他好好教谕此子,告知何为民族大义,我肖某虽然夺了朱家的王朝,但是朕却也是汉人,我们汉人至此,应该齐心协力扬威世上,万不能做出令亲者痛仇者快,我们汉人之间自相残杀之事!令其对此子定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劝其最好能劝说他的父亲郑芝龙,尽快投顺我朝!朕绝不会慢待于他的!”肖天健弄明白了这一点之后,立即便对冯卫汉吩咐道。

    冯卫汉不太清楚肖天健为何如此重视郑芝龙的这个长子,但是肖天健既然这么吩咐了,他只能重视此事,尽快的将消息传给钱谦益拉倒。

    不过冯卫汉觉得肖天健这么做,主要目的可能还是想要从郑芝龙身边的人下手,想要尽快的劝服郑芝龙放弃跟大中朝为敌,尽快的平定南方诸省。

    “对了,除了郑家的事情之外,你们要加紧分化南朝的官员,不能让那朱由榔将两广的力量凝聚起来!

    再者,对于郑家的分化也要加快速度,现如今李自成的覆灭,就在眼前,只要李自成被剿灭之后,朕便要立即挥师南下,朕可不想在南方拖延时间太久了,这天下祸乱的时rì已经不短,尽快统一全国,方能多为我们大中朝保存一些元气!

    再者,你这段时间除了盯紧南方的事情之外,北方建奴那边的事情也不要疏忽了,现如今海军在登州的船队已经开始重组,你们要想办法通过海上,多朝辽东渗透一些人员,争取将辽东搅乱,让建奴无暇分神南顾!”肖天健对冯卫汉接着吩咐道。

    冯卫汉立即躬身接旨,抬头对肖天健答道:“请圣上放心,微臣断不敢对建奴的事情懈怠!现如今据辽东的细作传回消息说,现在的建奴内部已经乱做了一团。

    去年建奴挥师南下,非但没有讨得半点便宜,反倒是被圣上领兵打的丢盔弃甲逃回辽东,各旗损失都很大,特别是通州一战,奴酋之子多铎所辖的正蓝旗几乎全没于关内,另外加上正红旗实力尚未恢复,多尔衮和多铎二人的两白旗也损失惨重,此外镶蓝旗、镶红旗两旗也各有损失,仅有奴酋皇太极亲领的两黄旗实力尚在。

    至于建奴组建起来的那些汉八旗以及乌真超哈营,自不必说了,几乎都丢在了山海关以及关内,使得建奴眼下根本无力再发兵南下袭扰了!

    另外蒙古八旗那边,大部也都因为奴酋皇太极故意损耗他们的人马,都对建奴怨愤异常,现如今返回漠南以及漠北,并且暗中多有人于我朝联络,向我朝贩运骡马牛羊以及皮张、毛毡等物,以此换取我朝为其提供的食盐、粮食、布匹以及茶砖等物。

    对此建奴方面非常震怒,奴酋皇太极试图发兵征讨蒙古人,但是此次奴酋南犯受挫,使得建奴内部也起了争分,据说奴酋多尔衮正在暗中联络其它旗主,有意取而代之,所以奴酋皇太极虽然有心讨伐蒙古诸部,但是因为内部不稳,他的诏令也没有以前有用,所以眼下只能干瞪眼也不敢轻易动兵。

    而朝鲜那边,现如今也看出了建奴的虚弱,趁机在年后宣布,不再向建奴进贡,并且朝鲜国王李倧宣布,接受圣上的册封,同时在朝鲜国内抓了几十个支持建奴的官员以及将官,现如今其实已经等于脱离了建奴的辖制。

    现在奴酋皇太极的地位已经开始动摇,虽然朝鲜和蒙古人都不再听他们建奴的使唤,但是他却无力顾及这些地方,而且奴酋皇太极此次南下是带病领兵,回去之后他的病情便开始加重,更无力来找我朝的麻烦了!请圣上放心便是!”

    肖天健听罢之后心情大为舒畅,哈哈一笑道:“皇太极去年南下的时候,恐怕怎么也未能料到他们也有今天!这厮本来是有机会夺占燕云之地的,但是此獠却耍小聪明,想要坐山观虎斗,看着大明和朕打个两败俱伤之后,才来收拾残局,可是没成想崇祯却没有让他遂愿,明军在我军面前不堪一击,白白让他们建奴坐失良机,等他想要南下讨便宜的时候,咱们却也已经开始北上,真是机关算尽太聪明,聪明反被聪明误呀!

    朝鲜国王李倧干的不错,这册封之事也该安排了!大明不让他做国王,那么朕便册封他便是,他要的只是个名分罢了,给他便是了!”

本文网址:https://ssaz.top/xs/4/4602/50444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ssaz.top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